22家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近6亿元,扶贫投入力度差异显著

我国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大、扶贫模式多样、扶贫效果显著。22家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金额达59520.04万元;平均投入为2705.46万元。但不同酒企间万元营收精准扶贫投入差异显著。建议上市酒企尽快开展扶贫项目后评估,总结扶贫经验模式,有效衔接乡村振兴。 

截至5月9日,共有35家A股主板上市酒企发布了2019年年报,有17家上市酒企发布了独立的社会责任报告。

从企业经营层面看,2019年,上市白酒企业的营收与净利润依然保持增长,但发展势头放缓;上市葡萄酒企业绝大多数处于业绩下跌状态;上市啤酒企业与黄酒企业业绩小幅增长。

总体来看,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与经营情况相关,但不同企业间万元营收扶贫投入差异显著。

22家酒企扶贫投入近6亿元

2016年,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和《关于做好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公司年度精准扶贫概要、扶贫工作具体成果、后续精准扶贫计划等内容。

截至5月9日,有30家A股主板上市酒企在其年报或社会责任报告中披露了精准扶贫信息;22家上市酒企披露了年度扶贫数据。据统计,2019年,22家上市酒企在精准扶贫方面总投入为59520.04万元;平均投入为2705.46万元。

从企业类型看,上市白酒企业精准扶贫平均投入远超啤酒企业和葡萄酒企业。14家上市白酒企业精准扶贫平均投入4156.53万元;5家上市啤酒企业平均投入250.94万元;三家上市葡萄酒企业平均投入为24.65万元。

表1:2019年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

备注:精准扶贫投入金额含物资折款。

图1:2019年上市酒企精准扶贫投入(单位:万元)

从企业层面看,2019年,酒鬼酒全年营收15.12亿元,公司净利润2.99亿元;精准扶贫投入19471.69万元;其中,产业扶贫投入金额19460.69万元。在产业扶贫方面,酒鬼酒建立了与湘西资源互为依存,与湘西产业深度融合的精准扶贫全产业链,包括建立生态高粱合作基地、扶持陶瓷厂、印务公司等,2019年,公司产品内外包装材料采购70%以上来自湘西企业,实现就业2000多人。

在上市白酒企业中,2019年,茅台精准扶贫投入15000万元,五粮液为13378万元。此外,泸州老窖、山西汾酒、迎驾贡酒、舍得酒业年度投入均超过千万。

万元营收扶贫投入差异显著

为研究企业精准扶贫投入与营业收入的关系,我们提出“精准扶贫投入力度”概念,即企业每取得1万元营收,拿出多少钱投入到精准扶贫。用公式表示为:企业精准扶贫投入力度(元/万元)=企业精准扶贫投入(元)/企业营收(万元)。

经测算,2019年精准扶贫投入力度前三位的企业分别为酒鬼酒、金徽酒和迎驾贡酒,这三家企业均位于10-50亿营收阵营。其中,酒鬼酒万元营收精准扶贫投入为1287.81元,扶贫投入力度最大;其次为金徽酒,万元营收精准扶贫投入为50.44元,公司2019年全年营收为16.34亿元,精准扶贫投入为824.16万元。

有8家企业万元营收精准扶贫投入在10-50元之间,分别是迎驾贡酒、舍得酒业、泸州老窖、五粮液、珠江啤酒、贵州茅台、ST西发和山西汾酒。

表2:2019年上市酒企万元营收精准扶贫投入(单位:元)

产业扶贫与教育扶贫并重

酿酒是我国的传统产业,其生产过程对上游农业种植、包装以及下游物流运输都可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酿酒行业的生产特征非常容易与产业扶贫相结合。如茅台公司结合扶贫积极推动万亩酱香系列酒用糯高粱基地建设,为农民做好种子发放、育苗、移栽等配套工作,让贵州数十万农民通过种植有机高粱走上了致富之路。

五粮液公司在扶贫过程中构建了“五粮液+特色产业基地+农户”模式,通过土地流转,鼓励农户适度规模化经营,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打造核心示范区、标准化酿酒专用粮基地100余万亩;以产业基地为依托,通过技术培训、农民夜校等多种载体,引入行业内的技术专家和技术能手,全面提升农户的技术知识水平,培育新型职业农民。

图2:上市酒企扶贫模式统计(单位:家)

除产业扶贫外,教育扶贫也是上市酒企最为关注的扶贫模式,有16家上市酒企开展了教育扶贫。如茅台公司持续开展“中国茅台Ÿ国之栋梁”教育资助,2019年教育扶贫投入金额达1亿元,资助贫困学生2万人;五粮液成立了教育基金,先后出资2000万元开展奖教助学。此外,洋河、泸州老窖、山西汾酒、青岛啤酒、燕京啤酒、西部创业等企业也开展了教育扶贫工作。

总结扶贫模式,衔接乡村振兴

总体来看,上市酒企尤其是上市白酒企业精准扶贫投入大、扶贫模式多样、扶贫效果显著。如茅台定点帮扶的国家级贫困县道真县已形成茶叶种植,药材种植,蘑菇种植等多种特色产业经济,并于2019年正式脱贫摘帽;五粮液公司已累计投入扶贫资金2.73亿元,“以购代捐”扶贫产品4500余万元;酒鬼酒与泸溪县浦市镇马王溪村陶瓷厂结成业务帮扶对子,以大产业带动小产业,使马王溪村由一个深度贫困村变成了“湘西致富第一村”。

打好脱贫攻坚战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优先任务。随着扶贫工作的推进,部分先行企业已经开始将扶贫工作与乡村振兴进行衔接,如2018年五粮液公司发起设立全国首支乡村振兴发展基金,基金规模达100亿元,重点围绕酒业、茶业、林竹产业、酿酒专用粮基地升级等方面,精耕乡村产业,服务乡村振兴。

如何做好扶贫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对上市酒企建议如下:

一是将扶贫工作与主业结合创造多方共享价值。酒的生产过程横跨了农业、制造业和物流服务业,酒企参与产业扶贫有资源优势。茅台、五粮液、酒鬼酒等企业在扶贫过程中通过建立粮食基地等措施,将扶贫产业纳入企业采购,既有利于酿酒原材料质量控制也有利于被扶贫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建议酒企更加注重将扶贫工作与生产经营相结合,为扶贫地区建立“造血”机制,创造经济社会综合价值。

二是开展企业扶贫项目后评估。2020年脱贫攻坚后,绝对贫困将被消除,但相对贫困仍将长期存在。上市酒企应尽快组织对扶贫项目进行后评估,总结扶贫经验,提炼扶贫模式,向社会推广企业扶贫的“酒企样本”。

三是加大企业扶贫项目传播。“脱贫攻坚不仅要做得好,而且要讲得好”。联合国等全球机构非常关注中国扶贫的进展、经验和模式。建议上市酒企积极总结扶贫经验,向社会进行传播,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经验借鉴。

四是将扶贫工作纳入乡村振兴战略架构下统筹安排。目前,企业参与乡村振兴战略尚处于起步阶段。欧洲、日本等地区和国家的乡村发展经验对我国有很好的借鉴作用,但不能完全照搬,需要探索符合我国农村发展实际的乡村发展理论和模式。建议上市酒企提前开展乡村振兴工作计划,搭建企业参与乡村振兴的经验交流和知识分享平台,及早谋划、早作打算。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