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勇:希望更多人伸出手来

汪勇

湖北顺丰速运硚口分部经理

2020“五四奖章”获得者

南方周末第十二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年会【责任先锋】

2020年是汪勇的人生分水岭。

35岁的他从一名顺丰小哥,连升三级提拔为分公司经理、管理两百多人的团队;成为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甚至车牌也被湖北省档案馆永久保存。

汪勇说自己此前是被生活追着走的,为了车贷房贷而奔波。他的正职是负责顺丰的自动贩卖机,如果下班时间早,还会兼职跑网约车。

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响应武汉传染病专科医院——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的出行求助信息,从大年初一迈出家门的那一刻起,他是挺身而出的普通人,也是从天而降的英雄。

他成为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组建了一个七人组团队接送医护人员,随后又主动联系对接出行、餐食、防护用品、生活物资采购等资源,成为金银潭医院编外后勤保障“带头大哥”。更多人在他身上看到了“生命摆渡人”、守护城市的力量。

在汪勇看来,自己不过是在国家、社会需要的时候,出自己的一份力,提供一点帮助,传递一点温暖。他更希望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去:一个平凡的人,做了些事情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可,希望更多人能够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来。

点击观看“责任先锋”专访视频。

我可能是第6001个

南方周末:说说您之前的人生经历吧?

汪勇:疫情暴发前,我的生活轨迹跟普通年轻人一样,浑浑噩噩从学校出来之后,忙忙碌碌地工作,最后被生活追着走。

我的工作就是顺丰快递员,负责顺丰在商场、酒店里安置的自动贩卖机器,扫码就掉出一瓶水、一盒泡面的那种,负责补货、维修等等,为了房贷车贷去奔波,如果下班早就去跑一下网约车,补贴房贷和家用,闲下来就会找朋友吃饭或者打篮球。

南方周末: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您去接送金银潭医院那位医生时是怎么考虑的?出门就已经做好住在仓库的打算了吗?

汪勇:得到武汉封城信息时,我觉得事情严重,自己如果不出来做一点什么,以后会后悔,所以第一次当了志愿者。

我出门的时候就考虑好了,接上金银潭的医护人员之后肯定不能回家,我家里有老人和小孩,对他们的威胁太大了。因为我的工作,我有一个小仓库,仓库里有个高低床。为避免交叉感染,我一定要一个人住,我想到最好的地方就是这个仓库。

出门时,我跟家里人说是去快递网点,因为很多外地同事过年放假回家了、疫情管控过不来,所以公司需要人值班。我每年春节都会去值班,为了挣加班费,所以家里人同意了。

当然值班不会那么长,后来我又找了别的借口。说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同事咳嗽了,下班时发现他体温过高。这样家里人也就接受了。 

南方周末:当时您是最先走出来的那批人吗?

汪勇:我其实是属于中期出来的,在我前面有很大一批人,就我所知大概有6000台车在路上义务接送医护、运送医疗及其它物资。我可能是第6001个。

不过,当时我出现的位置可能是很多人没有去的,就是金银潭医院,因为它只收确诊或病危病重患者,全部都是新冠,医护人员可能相对危险系数要高一点。

南方周末:您为什么选了金银潭医院?

汪勇:我最开始也想不了太多,我平常习惯还好,不抽烟、不怎么喝酒,也不怎么熬夜,平时也会运动,身体素质挺好的,可能免疫力会比大多数人强,万一感染了抵抗力会比其他人强一点,所以我认为自己是有资本出去的。

金银潭医院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在武汉市的三环以外,属于工业区,周边没有住宅,最近的住宅在3-4公里外,还比较贵;稍微近一点的地方,在10公里外。没有公共交通,天那么冷,他们要上16-18个小时的班,再要走回去其实挺难受的。当时他们有二十多人主要靠步行,哪怕是最近的住宅,4公里步行至少需要40分钟,遇到下雨或者下夜班,凌晨两点,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是一个女孩,其实挺害怕的。

我的资源就一台车一个人,面对疫情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做什么,但我起码可以送他们。发现医护有这样的交通需求,我觉得自己是能出一份力的。

不是逆袭,是认可

南方周末:你们志愿者车队是如何组织起来的?

汪勇:最开始,我以为我一个人可以扛下金银潭医院的出行需求,群里有金银滩医院上、下车的需求我都接。从早上5点到凌晨1点,我一个人只能送60-70人。

第二天,需求量翻倍,我就接不过来了,只能在群里转发这些信息。

不停地跑、不停地转发,还是解决不了,我就去群里面发需求,希望有人和我一样只接金银潭医院的需求。很快有人响应,综合个人安全防护措施,比如能否保证一个人居住、口罩护具齐全、疫情管控措施可行等等,最后稳定下来7个人。

我们7个人可以满足金银潭医院一天500人次的用车需求,从早晨的5点到凌晨的3:30,一趟车基本带4个人。 

南方周末:后来又怎么想着接入其他出行资源?

汪勇:随着援鄂医护人员不停地增加,我发现7个人能做的其实有限,还是希望有更大的企业进来。

当时,我通过朋友圈发布需求信息,说金银潭医院需要摩拜单车、需要找他们的联系电话。很多人帮忙转发,半小时后,武汉摩拜的负责人给我打了电话。很巧,他们正好在做护送医护免费出行的活动,但是不知道该往哪边投、怎么投,一拍即合。

5公里内能骑自行车到达,摩拜单车投放之后,解决了金银潭医院30%的用车需求。

之后,我们联系青桔电动单车,它可以覆盖10公里的距离,又解决了金银潭50%的用车需求。最后就是滴滴快车,再加上政府的大巴车通行证也办好了,我们团队就只需要留一个人接送夜班医护人员了。

南方周末:过去半年里,您的工作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有哪些是变与不变的?

汪勇:最大的变化是责任变多了,我原来是一个一线,做好自己就行了,现在是管理200个人左右的团队,要让兄弟们的工作收入都上去。

我也获得了很多荣誉,一些学校也邀请我去做讲座,我想分享给大家的是,如果在危难时刻,国家需要、社会需要,我们这些无名小卒也能出自己的一份力,为他人提供可能的帮助,传递一点温暖。

有人认为我这是逆袭,但我觉得这其实是社会对这种行为的认可。我一开始拒绝了好多媒体,后来接受采访是想扩大影响,我们需要更大的力量去解决我们所看到的那么多的问题。

我就是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一个平凡的人,做了些事情,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可,希望更多人能够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来。

我最开始出来时是什么心态,现在还是什么心态,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并不会因为那些荣誉而改变。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