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这个夏天,度假是到山区务农

我们在农场住了一个星期,城里来的朋友们学会了使用蚊帐,习惯了夜晚来拜访的虫子、蜥蜴以及一些神秘野生动物的声音,开始享受起山区农场生活。

不过,人真的能脱离现代社会体制吗?毕竟,甘愿选择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方式,这种勇气也不是绝大部分小资中产敢于放弃都市去拥有的。

法国赛文山区 (贾梦/图)

这个夏天,法国人的度假计划全打乱了。先生和朋友们在街头咖啡馆聚会,纠结去哪里旅行安全又清静。“来我的农场玩吧”,他们想起路易冬天来巴黎时向大家发出的邀请。

那时法国疫情还没爆发,路易开着满载板栗酱的卡车从Cévennes(赛文)山区来巴黎,把这批秋天刚做好的赛文山区特产卖给各个订货商。在开着空车回山里前,他约了巴黎一帮老同学们喝一杯。先生保罗和同学们很久没见路易了,毕竟大家毕业以后各奔东西,文科学霸出身的这群人大多留在城市工作或继续攻读学位,而路易则特立独行去山里的集体农场过起了一种世俗外的另类生活。那天,保罗回家后就兴奋地和我念叨起路易,毕竟从事教育工作的他一直有一颗追求田园生活的心。

新冠疫情让许多人的出国旅行计划泡汤了,海滨旅游胜地人又太多,大家都倾向在国内找个人少的地方度假。赛文山区虽然不如阿尔卑斯那么有名壮丽,但也是一个口碑很好的自然保护区,于是保罗和几个朋友相约,去路易的农场玩一周。

塞文山区的大板栗 (贾梦/图)

农场不是度假村

赛文山区在法国南部,从巴黎坐高铁到最近的Nîmes(尼姆市)火车站需要三个小时左右。去赛文山区里的村子则需要坐大巴或者自驾,到路易所在的马洛瑟特农场还需要开车两个多小时。我和保罗从西部农村开车前往顺路载上朋友吕克。进入赛文自然保护区后,公路开始随着山势盘旋,道路平缓但狭窄蜿蜒,我们在各种急弯中行驶了很长时间,抵达农场时吕克有些晕车不适。另外几个朋友也各自靠着火车汽车周转折腾了一上午终于抵达。

农场位处山区较高处,在一片缓缓倾斜的山坡上,眺望着对面的山谷,雨水日照充足。2009年,七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人成立了一个农业协会,并通过Terre de Liens土地联系基金会(法国一家专门帮助个人与组织实现生态环保农业项目的资助机构)最终承包了这片三十一公顷农用地,建立起马洛瑟特农场。承包期三十年,而协会每年只需要象征性地交租五百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