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国际化的春天来了?
十万海外网文创作者和他们被改变的人生

起初,父母并不支持利波夫斯基的写作事业。在他们眼里,儿子每天投入十五个小时在写作上,但每个月只赚回几百美元,这对于拥有家族企业的他们不值一提。

疫情期间,利波夫斯基的家族产业进入寒冬。但他很自豪,身为作者他仍可以赚很多钱,“我比他们更了解现在的世界,所以我知道互联网是未来。”利波夫斯基2020年11月的写作收入是2500美元,这在他的月收入中还算少的,因为他去上海参加活动暂停了一段时间的写作,这个月只写了三到五章。如今,全家对他写作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身为艺术家的母亲甚至亲自为他设计作品封面。

(本文首发于2020年12月10日《南方周末》)

目前起点国际平台已吸引了海外逾十万名创作者,图为其中四部作品的封面:ash_knight17 的《 皇 族 迷 情》(The Crown's Obsession)、Legion20的《超级魔导士》(Supreme Magus)、Jack Sherwin 的《我的吸血鬼系统》(My Vampire System),Italo Luca Iuppa的《邪灵剑的诞生》(Birth of the Demonic Sword)。

2020年春节期间,英国小伙杰克·舍温(Jack Sherwin)去黑龙江女友家过年,遭遇疫情被困当地三个月,每天除了睡觉吃饭无所事事,为了排遣无聊,他以“JKSManga”的笔名在起点国际(Webnovel)平台上开始写网络小说《我的吸血鬼系统》(My Vampire System)。

“我喜欢吸血鬼的故事,但在网络小说中,和吸血鬼有关的大多是爱情故事,讲述女孩与吸血鬼如何坠入爱河,没有动作类的故事,所以我想写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吸血鬼故事。”这个文着花臂的24岁男孩将自己关在女友家的房间里,与窗外的冰天雪地隔离,开始写一个饱受欺负的男孩发现自己拥有吸血鬼的力量并逆袭的故事。

舍温曾在一家漫画公司工作,“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被拍成动画在大银幕上放映”,但他参与的两个项目都以失败告终。大学毕业时,舍温发现来中国教书的机会,小学时来北京观看过奥运会的他计划来中国教书一年。舍温来到杭州做音乐教师,并在这里邂逅了自己的中国女朋友,如今他们快要结婚了。

如果没有开始写作,舍温将继续按部就班的教师生活,但这次偶然的尝试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九百万次阅读量让他的作品《我的吸血鬼系统》成为起点国际上最受欢迎的男性向原创作品,舍温就此开始了他的全职写作之路。

像舍温一样的西方网文作者还有很多。25岁的意大利小伙艾塔娄·卢卡·尤帕(Italo Luca Iuppa)一年多前还是意大利一家旅馆的接待员,拿着微薄的薪水,“在意大利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很难”,而与网文的邂逅让他成为一名全职作者。尤帕一直有阅读网文的习惯,为了能够阅读更多的漫画和小说,他专门学习了英语——因为中国网络小说的英译远多于意大利语翻译。菲律宾作家the Blips曾凭借作品《恶棍之妻》(The Villain's Wife)获得起点国际在菲律宾举办的创作大赛春季赛冠军,通过创作获得的收入让她成为家庭经济支柱。而富家小伙波兰作者皮奥塔·利波夫斯基(Piotr Lipowski)则因为网文写作放弃了继承家族企业,找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

网络小说的海外创作者群体正不断扩大。2020年11月16日,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发布的《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显示,从全球区域分布来看,东南亚和北美的作者占比最多。从海外作者的性别分布来看,女性略多于男性。25岁以下的年轻人是创作主力。起点国际平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