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份判决书里的代孕纠纷:灰色产业里的罪与非罪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然而,这一部门规章仅仅是对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产生了约束力。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到的判决显示,代孕引发的主要是民事诉讼,其中最常见的是合同纠纷。

一旦发生亲权纠纷,法院如何裁判,是近几年法律界的热门议题。在中国首例代孕子监护权纠纷案中,一审和二审法院的裁判逻辑截然不同。

与代孕有关的刑事案件主要涉及:以代孕为名实施的刑事诈骗,非法行医,围绕出生证明引发的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犯罪,非法拘禁及组织他人偷渡。

(视觉中国/图)

“我和家人商量了下,还是选择代孕,有以下需求:1、希望你方提供精子,亚洲男性,外观帅气,身高不低于175,不能胖,聪明,高学历,健康;2、可以在3月份开始准备;3、要确保生产健康的宝宝;4、需要确定性别,确定是男孩;5、确定生产后,户口随妈妈并落户……麻烦报个价。”

单身女子张斯想“生”个男孩。2019年1月,她与专门从事试管婴儿和代孕服务的美泰海外医疗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美泰公司”)签订了一份《泰国海外医疗翻译服务协议书》,并在签订前向业务员阐明需求。

“这些都可以的。”业务员特别解释,“性别可选”和“保证男孩”是两个概念:“选择是指有男女胚胎的情况可以优先移植男。而保证男,那就是必须男胚胎,如果没有男胚胎,就得再次促排,这个成本风险大很多。我们要看你的指标数,看能不能做包性别的。”

身体各项指标均合格,美泰公司安排张斯到泰国做手术,成功取得四个正常发育的卵泡。但当张斯回国后,美泰公司告知代孕移植失败。此时,张斯已经分批支付了38万余元人民币。

难以接受的张斯将美泰公司告上法庭。法院该怎么判?

除了医学、伦理方面的普世争议,在中国,代孕还是一个很特殊的法律问题。它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但又需求旺盛,刺激产生了蓬勃的海外代孕和地下代孕市场,也带来许多立法者意想不到的纠纷。

2021年1月,女星郑爽被曝光与前男友在美国经由代孕获得一儿一女,且在代孕妈妈怀孕七个月时,郑爽因分手而希望弃养。事件迅速发酵,引发公众对“代孕”的热烈讨论。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代孕”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剔除关联度较低的结果后,查询到近百份涉及代孕的判决书,判决时间集中在近五年。在立法尚不完善时,这些判决呈现出当前中国法院应对代孕的裁判逻辑。

合同纠纷:“违背公序良俗”

中国明令禁止代孕的条文确立在二十年前。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然而,这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