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女同性恋人的财产官司

“她俩可好了。”刘璐重复着这句话。在她看来,两人的感情“可歌可泣,值得好好写一写”,甚至“都可以写剧本、拍电视剧了”。

判决均认为,同性恋伴侣间的财产权属不适用于婚姻法和同居关系的保护,仅适用于一般共有的规定。

养老院曾让两人登记监护人信息,张兰觉得没这个必要,她告诉院长,“我俩的事,谁都说了不算,就我俩说了算。”

(本文首发于2021年5月13日《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吴筱羽

(农健/图)

张兰和徐萍都是年近八旬的东北“大姑娘”了。一起生活了五十多年,她们和邻居保持着距离,没人能准确描绘出两人的生活细节。张兰的家人不愿意定义这是同性恋,只把这形容为“搭伙过日子”。

随着年龄增长,两人先后丧失了自理能力:徐萍“疯了”,患有器质性精神障碍;张兰“瘫了”,脊柱再也无法支撑她站立起来。在这之后,她们被分开,由各自亲属照顾,一场关于两人财产纠纷的官司也开始了。

“财产不受婚姻法保护和调整。”2021年4月,关于两位老人财产纠纷的裁判文书公诸网络,这段隐匿半个多世纪的情感也一并浮现。

分开快两年了。往日旅游的照片躺在卧室的橱柜抽屉里,还能依稀看出此前漫长的人生故事。一张照片里,张兰和徐萍还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夕阳西下,她们身着白色的确良衬衫,踏在海浪上,一人抬起一只手,把太阳裹在彼此掌心。

两套房,29万存款

出了沈阳市中心不到10公里,高楼大厦逐渐消失,代之以五六层高的老式居民楼,错杂的电线横在头顶。时间仿佛停滞在上个世纪,街道还是以“劳动”“幸福”“生产”命名。

早在2000年,这里就更名为某集团,后又重组形成某工业集团,可人们还是习惯性地称之为S厂——一个始于1953年的军工代号。

街上很难寻觅年轻人的踪迹,他们大多离开这个如今被称作“市郊”的地方,搬去了沈阳市区。S厂退休的老人们聚在街头,下象棋、打扑克,或是聊些家长里短来打发时间。衰老侵蚀着这里的人们,商业街上,每隔三五十米,就有一家提供殡葬服务的店铺。

一栋外墙裸露着混凝土的居民楼里,张兰躺在约一米宽的铁架床上,为了方便照料,她的头发被剃到1厘米左右的长度。生活无法自理,大小便只能依靠纸尿裤。

一年前,2020年4月末,侄子把张兰从社区边上的养老院接回,由侄媳刘璐在家照顾。2021年2月,张兰因吃东西噎着,阻塞呼吸道住了院。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原因,出院后,她说话变得含混,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医生告诉家属,老人全身机能都在下降,“随时可能没”。

79岁的张兰在同辈里排行老幺,家族里4个哥和3个姐都已过世,也没有子女。“我这么伺候她,她心里也没有我”,刘璐觉得,在这个世上,张兰只有一个“宝”——和她同岁的徐萍。

2019年中旬,徐萍的精神状态变差,丧失自理能力,社区通知徐萍的妹妹带她去看病。之后,张兰失去了和徐萍的联系,关于两人财产的争夺也开始了。

2020年4月,沈阳市大东区法院认定徐萍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妹妹成为她的监护人。之后,徐萍方向大东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张兰“返还原物”,包括开户名为徐萍的6张存折、16张存单,一共29万余元存款。张兰方提出反诉,认为徐萍方擅自卖了一套两人约定共有但户主名为徐萍的房子,25万元的卖房款,应当分给张兰一半。大东区法院驳回了双方的请求。

徐萍方继续上诉,除要求退还29万元存款外,还在二审期间提出,张兰应归还徐萍金项链、金戒指,还有两人使用多年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等物品。二审再次驳回了徐萍方的上诉请求。

一审、二审的法院判决都认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思考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