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郑州:暴雨之下,24小时里的非常细节

背着逝者走了一会,何夕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是他的妻子。“我只能算是我妻子的英雄。”

没有电的产房里,只能靠三四个人“打着手电筒接生”,好在一切顺利,“昨天晚上我们产二病区生了七个宝宝,比平时还多”。

借着月光,她看到有一个人划着船从楼前过去。对方朝着房顶喊话,让大家暂时在高层待着,暂时不会有事,等天亮再说。

一张照片中,一名战士席地而卧,迷彩服已经湿透。另一张照片中,迷彩裤子里伸出一只被雨水泡白的脚,脚底腐白,皱纹纵横。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2日《南方周末》)

●本文综述自南方周末“暴雨侵袭河南”专题相关报道。
●记者:黄思卓、罗欢欢、高伊琛、汪徐秋林、林方舟、毛淑杰、敬奕步 特约撰稿:丁海琪
●实习生:冯雅雯、王诗琪、邹文雪、王颖、黄梦琪、张校毓、王豪、谭海燕、吕凌棘、吴帮乐、黄佳钰、魏翠翠、韩宁宇、谷艾、徐家宜
●编辑:汪韬、张玥、何海宁、曹海东、姚忆江

2021年7月20日,郑州市区的路上,市民走在齐腰深的积水里。16日以来,此轮极值强降雨已造成河南省25人死亡、7人失联,全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0多万人受灾。国家防总于7月21日3时将防汛I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I级。 (人民视觉/图)

“我妈回来了。”

2021日7月21日下午3点半,曹月月终于盼回了母亲。

一天前,20日下午,曹妈妈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1号楼的7层病房看望曹月月的三姨。晚上8点39分,曹月月收到妈妈借用三姨手机发来的微信语音消息:“回不去,不回去了,一楼都淹了,医院全部停电了。”

之后,曹月月就再也没联系上妈妈。这所河南省最大的三甲医院,由于规模大、接诊患者人数多,也被网友称为“宇宙第一医院”。河医院区是老院址,紧邻金水河,在20日下午,遭遇历史极值的大雨后,全院断电。

这是郑州有气象记录以来,经历的最大一场降雨。这座拥有千万人口的省会城市,在一日里下了往常一年的雨。

据郑州气象局信息,7月19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单日降雨量552.5mm,相当于一些北方城市一年的降水量。而20日16-17时,郑州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特大暴雨侵袭之地不唯郑州,还有河南各地市。7月19日8时至7月20日8时,全国降水量前20位中,19个城市都在河南。

国家防总于21日3时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当天下午,河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河南省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据不完全统计,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4万余人受灾,郑州市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联。

“我只能算是我妻子的英雄”

氧气越来越少,有些支撑不住了。电话另一头的妻子告诉何夕。

妻子被困在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上。5号线是郑州地铁第一条环线,环绕整个郑州城区。

特大暴雨侵袭,郑州地铁部分区域严重积水。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5号线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

正是下班晚高峰,不少郑州市民乘地铁回家。被困在5号线上的市民用手机向外界求助,现场信息和视频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

市民艾笑本来准备乘坐5号线外出,但两次意外情况改变了她的计划。她回忆,17时许进站乘车时,站内还未出现积水,但当列车行至郑州市中心医院站时,她感受到了列车突然发生的两次剧烈急刹。

几分钟后,车辆重新启动,艾笑听到车厢内一位乘客说:“赶紧回家吧,外面的水到腰了,地铁马上也要停运了。”艾笑于是在月季公园站下车,调头回家。18时左右,她在5号线桐淮站出站,当时路上积水已淹到小腿,平时10分钟的路程,她走了将近1小时才回到家。

18:10,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

20时许,在沙口路地铁站附近开店的王磊看见,4个出站口聚集了大量被困市民。最严重时,从地铁站C口进入站内,不到10米,水就淹到了膝盖。

何夕一路哭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