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五次红色预警:为何未及时停课停业?

王晓说,“还是对降雨量没有概念,不知道那些降雨量的数字意味着什么,如果知道我就不来了。”

车上有七八名乘客,眼看着水已经漫上车,为了安全着想,王鹏给领导打了电话,请示掉头回去,这时距离他发车还不到30分钟。

每天都有通知,但一直没有出现特大暴雨,私下里有人说,是不是预报错了,心态上难免又些放松。

    2021年7月20日,郑州经三路、农业路上,市民走在积水里。(视觉中国/图)

    “这不怪学校和老师。”2021年7月21日下午,郑州“7·20”暴雨次日,梅石终于从幼儿园接回了一天半没见的孩子。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她还有些自责。

    幼儿园在郑州市东部的郑东新区。7月20日上午,梅石接到了幼儿园通知,内容是在红色暴雨预警下,孩子可以不用到校上课。很多家长也为孩子请了假。

    “但我刚好有事,也没想到雨会这么大”,梅石坚持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没料到,郑州遭遇了有记录以来史上最强降雨,孩子也因此不得不留在幼儿园过夜。

    暴雨的峰值发生在20日16-17时,那一个小时,郑州的降雨量达201.9毫米,接近郑州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暴雨冲刷下,马路上的水位没过了成年人的大腿、腰部,正在行驶的车辆泡在水中,多处地面发生坍塌,大水漫进地铁站,数百名乘客被困在地铁5号线的隧道中,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人们事后回溯会发现,前一夜,7月19日21时59分,郑州已发布第一次暴雨红色预警信号。此后的18小时内,暴雨红色预警又发布了四次,分别在20日6时2分、9时8分、11时50分、16时1分。

    多次暴雨红色预警,对应的防御措施是,地方应停止集会、停课和停业。但在这个少见雨情、缺少应对汛情经验的中原特大城市,人们没能对“信号”给予足够重视。

    7月22日,央视记者从河南省应急管理厅了解到,7月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省300.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

    “预警不是法律,主要还是建议”,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名干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总有些(单位)不太自觉,还是会让员工正常上班”,这对气象部门预警的精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预警了但暴雨没来,停工停产会造成很大损失。

    “不知道那些降雨量数字意味着什么”

    “回家的路被淹了,就留在了单位。”距离出门上班已经过了两天,王晓直到21日夜间还被困在单位——郑州市某区防疫指挥部。

    7月20日早上七点半,王晓出了门,缓慢地开着车,地面湿漉漉的,天空中又飘起了雨,雨并不大,和平日里并无两样。40分钟后,她到了单位,习惯性扫了一眼,发现大家基本都在。

    这时,郑州市已经发布了两次暴雨红色预警。

    王晓收到的天气预警比这更早。7月1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