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背后:故事、人设、生意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2日《南方周末》)

依据剧本类型,剧本杀可分为情感本、欢乐本、恐怖本、推理本、阵营本等。目前,77%的剧本杀商户拥有50-300套剧本可供玩家选择。 (南方周末记者 张锐/图)

整整九个小时。2021年7月1日,上海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从下午两点钟到晚上十一点,朱振宇拥有了另外一个身份。他不再是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而是清末的一位“肩负大义,为家国牺牲了小我”的热血青年、革命先驱。

朱振宇与其他五位朋友接过这个名为《云使》的历史类剧本,阅读并沉浸在这个发生在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历经三代人的百年故事之中。

一种名为“剧本杀”的社交聚会类游戏正风靡于年轻人中。玩家拿到各自的剧本后,能够扮演特定角色,通过与其他玩家的交流,推理和还原出故事的全貌和真相。

作为入坑四年的老玩家,朱振宇玩过的剧本超过200个。由于剧本是一次性消耗品,玩家基本不会体验第二次,2019年剧本类型逐渐丰富之后,几乎每一周,他都会和朋友们去开拓新的本子和角色。对他来说,剧本杀就像演电影一样,“有故事、有沉浸”,可以用来社交和消遣。

得到此次体验机会殊为不易。一个月前,朱振宇便开始预约店家。按照稀缺度,剧本分为盒装本(任何人都可以买到)、城限本(一个城市三家)、独家本(一个城市一家)。2021年上半年火爆的城限本《云使》,上海的三家版权店,玩家早就已经预约到了10月。

“放着音乐,大家都非常地动情和投入”。完成推理和还原环节后,朱振宇与朋友们各自以角色的口吻发表想法,房间里响起了《故梦》和《有一天》,此时的朱振宇已经脱离了剧本,诉说着革命的理由、想对家人说的话,“你真的能感觉到这些人很不容易,尤其是在这一天特别强烈”。

体验到最后,朱振宇流下了眼泪。

“第一次体验很重要,有些人可能一下子喜欢上了,会非常上瘾,一周要玩好几次。”朱振宇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剧本、剧本杀主持人(注:Dungeon Master,主导游戏进程,讲解游戏内容)、玩家互动都会影响实际的效果。”

相较狼人杀等其他类型的桌游,剧本杀对线下场景更为依赖,拓展了盈利空间,相应地提高了行业天花板。玩家激增引来了剧本杀市场的急速膨胀。单人剧本杀的价格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美团休闲娱乐业务根据2020-2021年平台数据及市场调研推算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

2018年,朱振宇的一位朋友从互联网行业辞职,在南京开了一家剧本杀店,刚开始只有三个房间,光顾的人也不多。后来店面不断扩张,如今发展成了拥有九间房的大店。2021年上半年,朱振宇周围不断有同事辞职去开店。

从下游的玩家、中游的店家,到到上游的发行公司、剧本创作者,剧本杀正成为当下内容产业的缩影之一。

“当成另外一种人生去体验”

即使是无动于衷的玩家,一入剧本杀,也很难不被吸引。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63.5%的老玩家至少两周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