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北大读技校”,周浩十年“歧途”

在世俗眼光中,周浩是脱离普通教育的“正轨”,误入职业教育的“歧途”。“这个决定都做出来了,我肯定不会去否定,我很少去想这个事情做得对还是不对。”

因为学历上的劣势而被区别对待,这是技工院校毕业生的普遍遭遇。周浩也未能幸免。在教师中选拔管理层时,“领导都不好意思把我的简历递上去。”

为了当好“老师的老师”,周浩去北师大旁听过几门课程,将来打算攻读教育学博士。“要适应这个大的社会环境,一个门面上的头衔还是需要的”。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2日《南方周末》)

2018年,周浩参加第一届全国技工院校教师职业能力大赛,现场讲课。 (视频截图/图)

周浩又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自己的故事。

10年前,他从北京大学退学,转学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以下简称“北工业”)——一家以培养高级技工、技师为主要任务的综合性职业教育培训学校。一篇偶然的新闻报道,给他打上“弃北大读技校”的标签,他的经历从此广为人知。

周浩谢绝了后续所有采访。但这些年间,他最初被公众记住的信息,依然以各种形式在互联网上传播。一旦碰到合适的话题,他的经历又会被翻拣出来,重新包装,供公众反复咀嚼。

“见证一位‘北大叛变者’的离去”“用社会的残酷逼这个‘浪子’回头”“天之骄子落凡间”……网友肆意评论着周浩10年前的选择,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现状。

实际上,从北工业毕业后,他曾留校任教5年,后又离职加入北工业原院长童华强创办的教育咨询公司,成为一名职业教育咨询师。

“我希望更多技工院校出来的孩子能被大家看见。”近日,周浩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说,作出这一决定,既是为了撕掉身上老旧的标签,也是为了增进社会对职业教育的了解。

“我很少去想当年对不对”

一间阅览室,书架上摆满《职业教育研究》《中华手工》《艺术与设计》等期刊,中央散坐着9名“学生”,他们是工艺美术高级技工学校(以下简称“工美”)景泰蓝和雕漆方向的教师,其中有硕士毕业生,也有博士毕业生。

站在台上的是职业教育咨询师周浩,技工院校数控专业毕业。2021年7月8日,他来为台下的“学生”进行暑期最后一次集中培训。

指导工美建设课程体系与人才培养模式,这是周浩2019年成为职业教育咨询师以后接手的一个项目。培训过程中,教师们轮流上台展示教学活动策划,周浩做出点评。

点评时,周浩尤其注重指出课程真正落地还需要考虑到什么。在技校学习3年、任教5年的经历,使他能敏锐地预见职业教育课程落地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数控出身的周浩,在专业方面擅长的是通过程序控制机床加工金属零件。而在培训现场,他对景泰蓝制作的一百零八道工序也表现得烂熟于心。这是他为了这个项目,上网查阅大量资料并在实训场地观摩景泰蓝制作的结果。

其实,自从两年前离开北工业、加盟童华强的职业教育咨询公司,周浩的视野不再局限于某个具体的职业教育专业。现在,他关注的是职业教育本身。

“不是说(离开北工业)就不是老师了,”童华强这样解释周浩的工作,“他现在是(职业教育)老师的老师。”

“做咨询最重要的就是沟通。”工美的校园位于北京六环外,自从接手这个项目,周浩几乎每周都要驱车前往两三次,和教师面对面沟通,提供课程改进建议。

周浩称自己为“职业教育的受益者”,在这条路上越走感情越深。他相信,自己为技工院校提供的咨询服务,能使职业教育变得更好。

2021年6月,周浩(右一)在工艺美术高级技工学校做咨询,与教师面对面沟通。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图)

如果说,周浩现在的工作是尝试改变职业教育,那么在十年前,他是被职业教育改变的那一方。2011年,周浩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