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个不开心

本文入选2021年南方周末教师征文挑战赛优质作品,作者系河南省新野县樊集乡初级中学历史教师。

高考后,女儿的东西一包一包地运回来,堆在她的卧室里。衣服和用品,该洗的洗,该扔的扔;学习上的,先堆放在角落的,在分数公布前,还不敢画句号。大人和孩子心里都惴惴不安,只能是暂缓一口气。等最后的裁决下来,再进一步做彻底的清理。

一个纸盒子引起了妻的注意。是个鞋盒子,和新的一样,稳稳地放在手提纸袋里。晃一晃,哗啦哗啦地响,不是鞋子,却也猜不出是什么东西。抽出来,打开,是半盒子的笔。怎么会有那么多笔呢?

是些流行的圆珠笔。一支一种色彩,一支一种样式,许多还包装在塑料袋里。看得出,都是些没有用过的、崭新崭新的好笔。妻有些生气了:我们的家境并不宽裕,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超过十元,一周吃两三次便宜的鸡肉就是改善生活,她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能像小学生一样,遇见新奇的笔,就不管不顾不疼不惜地买呢?为了在批评女儿时更有说服力,妻一支一支地数了起来,数到四十的时候,还没有数完,妻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愤怒,愤愤地把笔往盒子里一堆,端起盒子找女儿算账去了。

“你买这么多笔干什么?”

 正在看闲书的女儿只扫了一眼,就又看起书来了。

“四十九支啊!你买这么多干什么?”

“四十九支笔,就是四十九个不开心……”

妻无语了。女儿才十六岁,她稚嫩的肩膀还承载不动高考所特有的沉重。虽然在常日里,我们几乎每周都要与她进行常规性的减压、减负、减载性的交流、疏导,以舒缓其心里的负能量,却依然余留了这么多的郁闷和烦忧!

许多次考试没有考出预想的成绩;许多次被老师无缘无故地冤枉而挨批;许多次被同学讥讽、打击、蔑视、不屑、嘲弄,受之于耳朵、眼睛,沉淀到心底,如同结石一样,阻挡在涓涓溪流似的思想里,父母的温婉劝解熔化不了;老师滔滔不绝的道理冲刷不走,人生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徘徊;心灵在痛苦忧愁之中彷徨,前进的步伐越来越沉重,照亮前途的灯光却忽明忽暗……

我们自以为已经为她前行的路扫除了一切障碍、铲平了一切坎坷,却不料,她的脚下依旧高高低低、坑坑洼洼;她仍旧是磕磕绊绊、时常摔倒;仍旧被磕碰得鼻青脸肿、手腿浸血。磕掉了牙,她还得和着血吞进自己肚里;碰出的伤口,她还得自己包扎而慢慢地自愈。

于是,一个人走进校园的超市里逡巡;一个人躲在超市的某个角落里踯躅,花费一两元钱,买一支笔,放进纸盒里。笔是新的、奇的、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拥有了一只新的美的笔,就走过了一次旧的难受的过往,就拥有一次新的更美好的开始。

买四十九支笔,封存了四十九个不开心,也创造了四十九个新的希望。

买四十九支笔,是四十九次从地上爬起来,向前迈进了四十九步。

哦,女儿用买四十九支笔的方式,完成四十九次心灵上的自我救赎,从而得以顺利地走过高三。

女儿真的大了!

弦歌不辍,薪火相传教师征文挑战赛投稿邮箱为 nfzmread@126.com,欢迎进一步了解比赛规则:http://www.infzm.com/contents/206897

--------

2021年4月,南方周末报社正式启动阅读新火种公益行动,正向全国中学语文教师赠阅为期一年的《南方周末》纸质报纸,以及举办进中学校园、开展公益教师训练营等线下活动。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