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暴雨90小时:河水决堤、万人转移、山体滑坡

每个道口配了一辆车,两位干警和两位村民驻守,协助转移,“当时离我们五六公里远的地方决口了,我们刚转移完毕,离我们两三百米的地方,又决口了”。

欧涵涵坐着挖机转移。同一台挖机上,除了他们一家四口,还有两个邻居。一路上,她听见有人喊着“有没有人”,确保无人被落下。

在滑坡发生的瞬间,一辆白色雪佛兰被倾泻而下的泥土兜头盖住。所幸人车平安无碍。在蒲县,这辆车被广为议论,称为“蒲县塌方幸运车”。

责任编辑:何海宁

2021年10月8日,汾河山西新绛段桥东村附近堤坝处决口成功合龙。 (视觉中国/图)

水库放水时,66岁的陈振福在路上被冲走,失踪了。

那是一条连接至邻村女儿家的路,水泥硬化过的,方便好走。陈振福每天7点多出发,走半个小时,过一座桥,到女儿家里帮忙喂羊,11点多回家吃饭,往返两端,已成惯例。他所在的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古县镇涧法村,10月3日开始下雨,雨势不算“非常大”,陈振福仍去喂羊。

同天,山西省气象局启动暴雨四级应急响应。全省开始大范围强降水,有18个县(市、区)降水超过200毫米,51个县(市、区)降水在100至200毫米之间。

10月5日那天,雨下得格外大,陈振福没在中午返回,一直待到晚上。在过去的四天中,子洪水库每天都会放水,村里会提前在微信群通知,还有广播。但是村里有很多像陈振福这样的留守老人,用老人机,或是不识字,农忙时便漏了消息。他的儿子陈存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父亲早上过去时,那条路还是没有水的。快到晚上,上游放水量突然变大,但父亲不知道,依旧走了同一条路,到桥上时,就已经下不来了。

20点左右,陈振福被困段家窑河段,被大水冲到河道里面后,他站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上,抱住一棵杨树,给女儿打电话求助。“我们就找了救援队、消防队,全过去,离我爸只有10米远,他们尝试救了两次,都没有救上来,第三次就找不见我爸了。”

陈存祥说,父亲被河水冲走,至今下落不明。

沿河村庄,洪水倒灌

雨势连绵,河水上涨,汾河、沁河流经地域受灾最为严重,建在河边的村子面临着考验。

暴雨问题在山西多点爆发。“我这里收到的(求助),大多集中在清徐、孝义、介休、太原市里,还有临汾地区。刚才安排了一部分队伍,去介休支援了。”山西蓝天救援应急协调中心主任王新彦同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救援由各地应急管理部门安排指挥,民间救援队以在本地备勤为主,配合做好人员与物资转移工作。

涧法村建在昌源河边,昌源河是汾河主要支流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