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河

情河

本文入选南方周末“阅读新火种”中学生读后感征文活动高中组二等奖,作者是陕西省渭南市铁路自立中学的徐雨桐同学,指导老师:雷娟。

东拉河的河水击打在小碎石上,有时候流得过于急切,它会发出清脆如风吹动的银铃一般的声响,这声音萦绕在双水村的周围,轻风掠过,将这美妙的起床铃带入双水村人们甜美的梦境之中。

这是一条流淌于1975年的河水,它见证了中国的变革,见证了农民的崛起,见证了爱与希望的诞生。

要流淌于东拉河的河水,因为上游村庄的恶意拦截,本该有的起床铃消失了,这正是最需要水的时候,没有了它,庄家没有办法活下去,人也没有办法生存,天公也不愿意给他们些许的恩赐,那么就自己给自己开一条活路出来。

宁静的夜里,只有月光与干瘪的河道,拖拉机的鸣响打碎了夜的寂静,人们风风火火的向东拉何处聚拢。

井然有条的自救模式进行得非常顺利,顺利在孙玉亭的一声嘶吼中所破碎,水瞬间把东拉河干瘪的河道填充完全了,并且向外蔓延,水本无性,可就因为它无性所以他带走了一些有性的东西,金家人的希望与骄傲-——金俊斌。

此时东拉河载上了一种情,一种人才会拥有的情感——亲情,金家人的痛苦顺着河流,流入人心,悲伤的进行曲在双水村回荡。

东拉河载着伤而去,又带着爱而归。

孙少安带未来的妻子回家,想必一定会经过东拉河吧,东拉河流淌过,发出的声响宛如在为他们庆祝,在为他们雀跃,要知道他曾经还见过润叶萌生情愫,如今的他们各有各的未来,东拉河将他们的欢乐与遗憾藏于河底,不会显露在人们眼前,却永远保留在这个地方。

傍晚的风吹过,将孙玉厚一家的商讨吹到了东拉河的耳畔,少平要出去闯荡,父母肯定是不舍得,可是就算不舍也阻挡不了一位想要出门闯荡的少年的心,他不知道自己会在外面遇到什么样的难题,但是他知道他需要出去,他更需要一个人面对一些事情。

少平出发的那一天一家人为他送行,途径东拉河,一路上家人们必定是万般嘱咐,千般叮咛,东拉河的流水声不大,因为天气还没有完全暖和,水的流动也没有那么剧烈,但是它在小声地祝福少平:万事顺利。

它将孙家人的祝福一并融入河水中,流淌于各各村庄,这样少平不论去到哪里就都会记得家人们与他在一起,东拉河在翻找记忆中,找到了与少平最亲密的人,少安。他前不久新建了一个烧瓷窑,这个烧瓷窑也算是带动了孙家的经济,这个窑可以算是他们家的经济来源,也是精神支柱,更是他们挺直腰板的来源。他们为少安骄傲,为少安自豪,东拉河将它们的情感珍藏于河道与石子之间,保留于泥土之中,这是一个来自普通劳作的农民的骄傲。

遥想当时激起少安斗志的竟然是一场形式的炫富大会,东拉河在曾经的所收藏的事情里,翻找出少安当时的心境,他在想他要成为真富,不要再作假的有钱人。哈!没有想到当时那么形式化的大会,会真正激起一个人的决心,也许大会也变相用另一种方法成全了少安。

东拉河永远不会停留,它一直在奔腾,它从四面八方接收到了不同的消息,它又听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少平被提拔了,到了远在千里的铜城,他距离家越来越远了,可是他的能力与本事越来越大了,他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小伙子了,这也算是完成了他的最初愿望,到外面闯荡,并且可以自己独当一面。

这可爱的大小伙子完成了他的目标,但是想一想他何尝不是有了目标就会努力完成那个目标,不论有多难。

他在高中的时候,还离家很近的时候,他就好读书,于是他选择了去大城市演讲一次,让自己距离书本和知识更加贴近,他毕业后成为了老师,依旧在为自己的目标奋进。那个学校是新建的,只有几个老师,书本不够是必定的,他就借,就算到了城市中,去当了最卑微的工人,他还是会在别人酣然大睡的时候,拿着一支蜡烛,投入书本的美妙中去,这一支蜡烛点亮的不只是房间,更是少平未来的微弱的光辉。

东拉河将这儿发生的所有事情铭记,他承载这儿的不只是事情,更是人们的情感,东拉河见过他们悲伤,见过他们欢腾,见过他们别离,见过他们崛起。东拉河将他们所有的情溶于河水之中,藏于泥土之下,东拉河是一条情河,它所承载的是所有人的真情。这平凡的土地上,有着最不平凡的情意。

2021年,南方周末报社着力打造“阅读新火种”公益行动,旨在立足机构媒体的优势,整合多方优质资源,推出面向青少年、教师群体的多元化阅读推广举措,让阅读流行起来。
 
9月至11月, “阅读新火种”开展中学生读后感征文活动,鼓励更多学子领略优秀著作的魅力。目前征文评选已结束,欢迎进入“语你共进”专区了解更多获奖作品:http://www.infzm.com/content/203395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