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所有大码女孩都和她一样幸运

母亲沈殿霞是女神,郑欣宜是女神,那些不符合“俗世眼光”的女性也可以是女神。

“希望媒体以后不再叫我‘艺人郑欣宜’,会叫我‘歌手郑欣宜’。”

(CFP/图)

2022年首日,在香港流行乐坛的盛事“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上,郑欣宜拿到了“叱咤乐坛女歌手”金奖并及“我最喜爱女歌手”两项大奖,追平“港乐一姐”容祖儿创下的成绩,,兑现了13年前她对逝世的母亲沈殿霞许下的诺言:“我会争气,我会乖,我会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

为了有底气讲出“歌手郑欣宜”这五个字,郑欣宜在圈内摸爬滚打了11年。她是大明星“肥肥”沈殿霞与“秋官”郑少秋的女儿,但许多人也只知道她的“星二代”身份。即便就在叱咤颁奖礼的前夜,八卦媒体对郑欣宜的关注点还多是沈殿霞留下来的那笔“千万遗产”。

香港娱乐圈向来不缺所谓的“星二代”,但能服众的其实并不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后脚接着斩获“TVB最佳男主角”的谭俊彦都被网友狠狠吐槽成“演技不够,狄龙面子来凑”,唯独郑欣宜收获了满场掌声,这是她多年努力的结果。

既幸运又坎坷的“星二代”

1987年,郑欣宜在议论声中出生,她的母亲是“TVB台柱”沈殿霞,父亲则是当红演员郑少秋,这样的家境在香港一众“星二代”中也格外出众,郑欣宜的人生理应是开了挂般的顺利才对,但结果却并非如此。也正是在郑欣宜出生的这年,沈殿霞勇敢地向郑少秋提出了离婚。

若按今天的眼光来,沈殿霞与郑少秋的结合多少让人困惑。“秋官”郑少秋身材匀称,面容姣好,是70年代香港演艺圈中有名的英俊小生,1979年他主演的《楚留香》更是风靡港台无数女性,一时成为风流倜傥的代名词,而有着“肥肥”之称的沈殿霞相比之下就不是那么“养眼”了。但沈殿霞15岁涉足银幕,是最早加入TVB的艺人之一,与汪明荃等人共担“阿姐”之名,由她主持的综艺节目《欢乐今宵》火了20年,由此成为20世纪香港演艺界最为出名的谐星和女司仪之一,沈殿霞其实比郑少秋地位还高出许多。

沈殿霞与郑少秋之间是有真爱的,肥肥没有介怀与秋官的位份之差,秋官也没有嫌弃肥肥的体态。实质上,他们俩人在正式确立婚姻关系之前已经同居了11年之久,1983年沈殿霞还陪同郑少秋到台湾发展,甘愿从TVB阿姐转成秋官的小经理人,二人的感情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

但沈殿霞与郑少秋都有着明显的中国传统思想,沈殿霞希望婚后能过上平淡的相夫教子生活,郑少秋则对演艺圈的浮光掠影难以割舍。1985年,郑少秋和沈殿霞在加拿大成婚,此时坊间盛传他与女演员官晶华因拍《楚留香之新月传奇》戏假情真。

娱乐圈的小道消息真真假假,但沈殿霞在怀胎八月之际做出了选择。她曾在采访中说:“我很相信缘分,我认为一个人要惜缘,有缘分的时候尽量要珍惜,缘分尽了的时候,你再怎么样补救,再怎么样挽留也没有用。”对待事业和感情,沈殿霞都很有气魄,这种性格特点也投射在郑欣宜身上。

独自抚养女儿的沈殿霞给予了郑欣宜最大的宠爱与保护,为了不让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狗仔队伤害郑欣宜,沈殿霞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同时又因为她对女儿的宠爱,导致饮食上过于随心所欲的郑欣宜少时就与沈殿霞的身型几近无差,“肥肥的女儿”之称也就一直伴随着郑欣宜的成长之路。

虽说沈殿霞本身就是以开心和善的形象示人,但在一个以香港小姐为审美主流的社会风气当中,外界的非议虽不会直指沈殿霞半分却也难免伤到年幼的郑欣宜。郑欣宜曾向沈殿霞哭诉:“我和同学玩弹跳床游戏,我一站上去,其他人就都上不来了!”母亲的“肥肥”称号源自观众的肯定,但郑欣宜的“肥”就沦为了大众嘲讽的箭靶。

于是从2004年开始,17岁的郑欣宜开始了反复的减肥之路。之所以说“反复”,是因为她确实成功过,还推出了自传《我的减肥日记》。也是在书籍出版这年,郑欣宜因为在TVB《儿歌金曲颁奖典礼》上cosplay(角色扮演)了一把白雪公主,还在台上亲了当红小生吴卓羲的脸成为众矢之的,香港电视广播管理局为此接到了54宗投诉,网友更是极尽嘲讽之能事:“头可断,血可流,给欣宜亲了,一生不能再抬起头。”

尽管沈殿霞为女儿护航,但讽刺的是,观众对沈殿霞的喜爱都成了对郑欣宜的厌恶。港媒说郑欣宜是当时香港“星二代”中最幸运但又最坎坷的一个,她有着巨大的父母光环,但是社会对“星二代”及肥胖人士的恶意却又莫名地集中在郑欣宜身上。

从“星二代”到“歌手郑欣宜”

沈殿霞宠爱女儿,但她也很清楚社会大众对郑欣宜的排斥。因此,沈殿霞在临终之前将郑欣宜托付给了曾志伟、邓光荣等友人,还变卖房产以留出足够多的遗产。不过,沈殿霞限定得到郑欣宜35岁时才可以继承财产,在此之前只能每月从中提取2万港元生活费。

沈殿霞在2008年因病逝世,此时2万元在香港都不算大数目,何况随着支出的增加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但沈殿霞的用意就是要让郑欣宜直面生活的艰辛,身为母亲的她深知失去自己庇护的郑欣宜必须要学会自强。

沈殿霞留下的资源让郑欣宜得以进入娱乐圈,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能够一帆风顺。事实上,郑欣宜出道至今的11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不温不火。TVB给了她一席之地,但却不会让她一跃成为当红花旦。从2008年的电视剧《毕打自己人》到此后《七十二家租客》《我爱HK开心万岁》等电影,郑欣宜的戏份都不多,而且她的心意在唱歌上。

早在2005年,郑欣宜就以“JCi”之名与林宝麟合作组成了“Teemuhae&JCi”组合,她的原创歌曲还得到了侧田等人的赞赏。郑欣宜是有唱歌天赋的,只是没有获得机会。2000年后的香港流行乐坛本就在走下坡路,新生代的容祖儿、Twins等“后港乐时代”女歌手们才是主力,怎么会轮到郑欣宜这个在外人眼中是靠关系混迹娱乐圈的“星二代”呢?

但郑欣宜有沈殿霞的硬气,别人的不屑反而成了她前进的动力。没有的母亲的帮助,郑欣宜就靠辗转各类影视剧、综艺谋生,她甚至“连魔人布欧都扮演过”,这一切都为了铆足资本追求音乐理想。郑欣宜在经济最窘迫的时候仅剩26元港币,但就是这样她都没找过郑少秋,反而是郑少秋想塞钱都塞不进口袋:“她太像她妈妈的性格了,很强硬,即使我硬塞给她钱,她也不要。”

2011年,郑欣宜发行了首张个人大碟《有故事的人》,从此进军乐坛。进军乐坛仅一年,她就先后获得了叱咤乐坛生力军铜奖、 “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奖金奖及 “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女新人银奖等殊荣,成为乐坛中的一匹小黑马。

2013年,郑欣宜发行了专辑《The Voice of Love》,其中主打曲《拥抱爱》被选为TVB热门情景剧《爱·回家》主题曲,这首歌让郑欣宜获得了广泛的知名度,大众发现:“原来肥肥的女儿做歌手去了。”

事实证明,音乐才是郑欣宜的归宿。在乐坛上的成绩给了她面对现实的勇气,于是在2014年参演电影《辣警霸王花》后不久,郑欣宜大方发表了“复肥宣言”,还扬言要为“肥人争光!”

沈殿霞一生从未为外界眼光左右而改变形象,投身音乐的郑欣宜也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定位。于是在2016年,黄伟文为郑欣宜量身打造了《女神》,这首宣扬平等价值观与审美观的“郑欣宜之歌”一经推出就红遍香港,歌词“不要低头,光环会掉下来”、“人类看不起,我都好看”一时间成为众多女性心声的代言,这首歌为郑欣宜带来了第一个“叱咤乐坛我最喜爱的女歌手”大奖,郑欣宜的“歌手”之名得到了承认。

对于黄伟文,创作《女神》有报恩成分:“二十年前我初为DJ,一个人跑到电视城,坐在一厂没有人理我,就只有肥姐兜了一圈夸我衣服很好看,我初以为是她很欣赏我的穿着,还给她介绍,但过后心想,肥姐又怎会穿Comme des Garçons呢!”但对于郑欣宜,《女神》的意义不仅是几座奖杯,更是对以往社会各种偏见与嘲讽的一次反击。她向大众唱出了自己的心声:母亲沈殿霞是女神,郑欣宜是女神,那些不符合“俗世眼光”的女性也可以是女神。

尽管社会“以胖为丑”的偏见不会因为一首歌而骤然改变,就连钟欣潼发福都难以避免被讥讽为“坦克”“恐龙”。但“歌手郑欣宜”也在努力地向大众呼吁,为自己发声也为他人发声,这是香港流行音乐的动人之处。

在今年的叱咤领奖台上,郑欣宜含泪说:“你哋真係好钟意我!”从最初的千夫所指的“星二代”到如今备受肯定与喜爱的港乐实力歌手,郑欣宜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成功,同时是她所象征的饱受身材及样貌歧视的女性群体的成功。正如《女神》的歌词写的:“这选美是个很小的舞台,你配有大爱。”无论是郑欣宜还是一般人,我们的社会都需要这份不惧他人眼光、只管做好自己的“大爱”。

参考文献:

维基百科:郑欣宜相关词条

香港01新闻等报道

TVB、RTHK等郑欣宜专访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