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岁油漆工上中国美院研修班:一个“心还未老”的励志故事

潘建华向妻子隐瞒了学画的开支,“一年学费两万五,我就跟老婆说是一万。怕她发现嘛,又是麻烦了,要吵架了。”过了一两个月,妻子发现被骗,撕了他许多画。

黄建时对此有些忧心忡忡,“他走得太快了,基础没打好。也有负面的声音,现在网红了,画的水平,懂的人看得懂了,但水平毕竟挺一般的。”

2021年11月,潘建华卖出了人生中第一幅画,赚了3800元。他希望在画技成熟的时候,开一个个人画展。“这个事情还可以,心还不老。”

潘建华在墙壁上作画。 (受访者供图/图)

三年前招生季,中国美术学院高研部教师张东华收到了一封印象深刻的报名邮件。

发件人是一位55岁的油漆工,名叫潘建华,家住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金鹅山村,他在网上看到一份花鸟画变临与创作高研班招生简章,两天时间,画了四幅画,托女儿发送过去。那时,他的画龄只有三年,尽管拿了四十多年油漆刷,但直到2016年才在老年大学里拾起毛笔,学习国画。他觉得自己可能不会被录取。

他并不知道,除了学员年龄设定65岁上限外,这个研修班面向全国招生,无关学历,不卡画龄,“基本上是报了就能够录取的。”张东华说,自己对潘建华很感兴趣,“因为他是一个油漆工。他这个职业的,到现在为止,我感觉到是唯一一个”。

潘建华被录取了。这封发出的录取通知书,很快便被金鹅山村村民知晓,“这事在我们村还是挺轰动的,好多人来问我,真的是中国美院吗?不会是骗子骗钱吧。”他事后跟媒体回忆。

时至今日,事情经报道,在2022年4月登上微博热搜,引起关注。

知乎平台上也出现一个问题:“如何看待58岁浙江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十几岁时的梦想实现?从中可以得到什么启示?”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这个问题究其本质,是你选择以什么样的价值去彰显自己的生命,是你在为生存操劳半生之余,是否心中还留存着一丝崇高的向往。”

油漆工的橡皮画

对潘建华来说,生存是摆在眼前的首位考量。

他小学六年级毕业后就开始工作。那年16岁,在家人的安排下,跟表哥学做油漆工。按照当地1980年代的行规,要学手艺,就跟师傅白干三年。表哥是“自己人”,学了半年左右,看他会做活儿了,就开始发钱,一天一元多,比在生产队要赚得多。做大衣柜,包工包料是30至35元。

兄弟俩主做家具:衣柜、木床、梳妆台,还有洗脚盆、洗面盆——那时也是木制品。 

在木板床上画橡皮画,这是潘建华最初接触绘画的契机。

橡皮画是民间漆工的一种特殊技术,先在木板上漆上白色,干后用经过特殊处理的猪血调颜料粉涂在白漆底的木板上,再用橡皮或车的轮胎皮擦,把不需要颜色的地方擦去,形成一定的图形。“橡皮画工艺看着简单,说起来也挺麻烦的。打砂皮打两三次,切油漆也要两三次。材料买来不可直接用,要先粉碎,用纱布过滤,再加工搅拌。”他回忆,“挺麻烦的。”

作画的物件主要是木床和大衣柜。做木床,画9块板子,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