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断山中,嘉绒民居宛若神筑

清乾隆年间,有过两次震惊全国的大小金川战役,弹丸之地的大小金川,令清廷耗费白银七千万两,将士死伤数万,前后持续十余年之久方才获得惨胜。其原因之一,就是这里独成体系的碉房易守难攻。

在横断山脉的众多藏族神山中,墨尔多山处于东侧尽头。它是嘉绒藏族同胞世代膜拜、虔诚供奉的最重要神山。

在墨尔多山的哺育和庇护下,嘉绒藏族原始古朴、“宛若神筑”的克莎民居,在造型、色调、雕琢上的简洁粗放,与江南、巴蜀民宅的精巧细腻,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构成一幅雪域高原绮丽的画卷,成为我国建筑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墨尔多山 (谢裕麟/图)

墨尔多神山下的农人

簇拥着墨尔多山的座座山峰之间,是大渡河和岷江的数十条支流。从地图上看,这些纤细蜿蜒的蓝色线条,好似这片土地上汩汩流淌的血脉。其中,两条较粗的蓝色线条,是大金川和小金川。

大金川上游河段,是在险峻的峡谷里奔流的脚木足河。此河是大渡河上源,再逆流而上,便是发源于巴颜喀拉山的源头了。这一段幽邃峡谷,是嘉绒藏族聚居之地。他们自称“嘉木察瓦绒”, 意即“生活在墨尔多神山四周温暖地带的农人”。

马尔康市沙尔宗镇的从恩村和哈休村,位于峡谷中的峡谷里,至今尚未被外界惊扰。这里的嘉绒人仍沿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守护着古老的家园,嘉绒藏族的原始风情,在这里仍有迹可寻。

峡谷是千万年奔流的脚木足河劈开的,崖壁上狭窄而又曲折的公路,则是近些年才开凿出来的。靠山崖的一边,时而掠过一处处山湾,半坡上的一幢幢石砌民居,在白杨树、核桃树的间隙里闪现。

这是嘉绒藏族的村庄:乌黑的山石墙体上,用白色的涂料勾勒门窗、墙角;紫红的屋檐和栏干,绘有金刚橛和吉祥八宝图案;屋顶的四角,砌垒着白色的尖角石块;晾台的周围,飘扬五颜六色的风马旗和经幡。簇拥着它们的,是绿油油、金灿灿的庄稼地。温馨的炊烟味、刺鼻的牛羊粪味和玉米小麦的清香,伴随着脚木足河的水声,在峡谷里流淌荡漾。

然而,我要寻觅的嘉绒民居,还不完全是这样。在峥嵘岁月里傲然矗立、在严酷条件下顽强存活的古老嘉绒民居,还在我此行的前方。

脚木足河河谷的碉楼与寺院 (马恒健/图)

沿脚木足河一路北上,可直达大渡河源头。不过,我的目的地,在脚木足河对岸一条更为逼仄的峡谷里,在峡谷里流淌着茶堡河。

茶堡河两岸,有路可以抵达或有索桥可以过河的地方,便可见古朴的嘉绒民居。有的只剩框架,残骸爬满野草,却如胡杨般死而不倒;有的修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