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完全乐观,你会骂我是十足的蠢蛋”:重访《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

“我能预想到的最好局面是:在未来一两年,全球不同地区和国家携手合作,共同抗击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选项和出路。”

“我们人类现在确实面临着极严重的问题。但是,尽管如此,我仍持有谨慎的乐观,不是那种非常确信的乐观,而是谨慎的乐观。这意味着我认为有51%的可能性,不是95%,当然也不是2%,我们能够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这些重大问题。”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贾雷德·戴蒙德 (Jared Diamond) 世界知名地理生物学家、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作家。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会员,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枪炮、病菌与钢铁》是他知名度最高的个人著作,此外还有《剧变》《第三种猩猩》《崩溃》《昨日之前的世界》《性的进化》 等。

2020年7月8月,正值新冠疫情以激进狂飙之姿席卷全球之际,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辗转联系采访到《枪炮、病菌与钢铁》的作者、美国科学院院士、世界知名生物学家和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教授。当时,恰逢他的著作《剧变》中译本被引进到中国内地市场。

尽管身边已有多位挚友被蔓延全美的Covid-19病毒夺去了性命,82岁的戴蒙德仍然展现出一种罕见的乐观情绪。他用来说服我的逻辑清晰而简洁——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所有国家都承认所面临的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我能预想到的最好局面是:在未来一两年,全球不同地区和国家携手合作,共同抗击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选项和出路。”

“一旦人类携手合作来抗击这场大流行病,就会形成一种新的国际合作模式,它会启发我们如何合力来解决气候问题、资源枯竭、贫富差距和不平等以及其他严峻的全球性挑战。从这一角度出发,新冠疫情的悲剧从长远看反而可能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正面的、好的后果。”

2022年5月12日,当新冠疫情迈入第三个年头,我就全球疫情、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社会当下爆发的新冲突与新问题,再次采访了这位“钻石教授”。

两年半过去了,这位世界知名的生物学家、地理进化生物学家已近85岁高龄,仍过着一种活跃的智性生活,思考、授课、写作,为地球和人类的明天忧心忡忡。他有一个固定的习惯——每天清晨,都会从位于洛杉矶郊野的家中出发,去附近的大峡谷观察鸟类。在采访中,他欣喜地和我谈起:在过去三年里,峡谷里的鸟儿生生不息,种类和数量都在显著增加。

而此时此刻,我正囿于精致状态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