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开庭,刘强东“明州事件”民事案3年来发生了什么

2019年4月,Jingyao提出民事诉讼,她对刘强东的指控包括性侵等多项,并主张京东集团承担连带责任。传票和起诉状用了近一年才送达。

Jingyao在起诉书中提到,自己承受了身体损伤、痛苦和折磨,丧失了享受正常生活的能力,且有心理上的悲恸、羞辱和难堪等。为确认伤害,她接受了独立医学检查并再次回忆事发经过。

目前披露的证词表明,Jingyao“勒索”还是“索赔”或成为庭审时的讨论重点。在向刘强东的律师取证时,原告律师提问:“她说她想要赔偿和道歉,对吗?”对方回答:“不,她说钱。”

京东称,原告所指的侵权行为发生在深夜的私人住宅中,且与京东的业务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京东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否则会“使雇主责任到达崩溃的程度”。

刘强东。 (视觉中国/图)

刘强东明尼苏达州事件发生4年之后,相关的民事案件将在2022年9月开庭。

2018年8月31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京东集团创始人、时任CEO刘强东被警方带走——有人报警指控他强奸了21岁的明尼苏达大学中国留学生Liu Jingyao。他于次日获释。同年12月21日,该州亨内平县检察官弗里曼宣布,因调查中证据不足,决定不以性侵罪名刑事起诉刘强东。

2019年4月16日,Liu Jingyao向明尼苏达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8页的民事诉状也在同日公布。据她叙述:在2018年8月,她以志愿者身份参与明尼苏达大学工商管理博士(中国)项目(简称DBA)的活动,在活动结束后受邀参与至少有15名中年男性的饭局,她在饭局上喝醉,被带上刘强东所乘的豪车,当晚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内被刘强东强奸。

她对刘强东的指控包括民事胁迫与人身侵犯、非法拘禁、性侵犯和性侵害,并主张京东集团对上述违法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她请求陪审团判决被告赔偿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

与案件相关的部分文件公开在明尼苏达州司法部门的网站上。2019年至今,案件经历了近一年的传票送达,随后刘强东及京东集团应诉和答辩,进入调查取证环节——取证对象包括原告、被告、刑事案件中刘强东的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豪车司机Joel Humberto Lopez-Larios、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与此案有关的6位警察等,目前取证还在继续。

法院原计划于2022年4月25日召开一次公开动议听证会,讨论是否对刘强东提交的部分材料进行保密。据双方律师提交的备忘录,材料涉及刘强东的政治背景、经济状况以及性经历。这一听证会后因被告要求而取消,但相关新闻让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案件重回公众视野。

截至目前,该案已进行过3次公开动议听证会,第一次是刘强东和京东质疑送达程序,称起诉书和传票未能有效送达;第二次是京东认为与性侵害有关的主张与京东公司无关,要求驳回这部分主张;第三次是针对被告答辩状的辩论,被告提出Jingyao提起民事诉讼是为了勒索富豪,而原告认为这没有根据,且对公众有诱导性。

按照法院排期,如果双方不能和解,该案将在2022年9月26日首次公开开庭。

传票送达耗时近一年

与中国不同,根据美国民事诉讼规则,传票是由原告方负责与起诉状一起送达被告。在Jingyao提起民事诉讼后,这一过程花了近一年时间。

2019年6月,原告试图通过京东美国科技公司在美国加州山景城的一处商业地址向刘强东送达传票,但受雇于该公司的一名经理表示,自己无法确认刘强东的身份——原告律师向法庭出示的《原告支持替代送达的动议》以及送达不成功的证据表明,这一次送达失败了。

法院提议,刘强东在刑事案件中的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可以将传票转交给被告,但该律师在回复法院的邮件中说,自己从未代理刘强东的任何民事诉讼,无权代表他接收传票;而在这起诉讼里,她可能会成为证人,这或许意味着与刘强东产生冲突,因此通过她来送达传票是不合适的。

对京东的传票送达也遇到了问题,京东集团以此为由,要求原告撤诉。京东的代理律师回复法庭称,京东集团在2014年成立,注册在开曼群岛,原告试图送达的地址是美国特拉华州的一间“注册服务公司”,它不是京东的注册服务公司,无权代表京东接收传票;曾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