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王”纪录连续刷新,为何不令人意外?

细、长、直,“像一根水泥柱子”,是很多人见到“树王”的第一感觉。想象下站在27层楼底仰视楼房的感觉,而这高耸入云的,是一棵树。

“森林里的一棵大树,就像海洋里的鲸。”

有文章提到,“树王”无一例外都生活在降雨量大、水汽充足、气候相对温和、受大风干扰破坏较小的区域,且是裸子植物——木质部由更细更长的管胞构成,单位面积上有着更强的支撑能力。

察隅和墨脱都是新物种的伊甸园。硬币的另一面是,这里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常受到地震、泥石流、山洪、滑坡和雪崩等自然灾害的威胁。

80米,相当于27层楼房的高度,3头蓝鲸的长度,也差不多是中国现任“树王”的高度。有意思的是,“中国大陆最高树”的王冠只保持了9天。

2022年5月18日,“中国最高树”的桂冠移交给了83.2米的云南黄果冷杉。此前的5月9日,“中国大陆最高树”——76.8米不丹松的新闻曾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云南黄果冷杉原始森林,居中树木高度为83.2米。 (新华社/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供图/图)

两棵“树王”相隔并不遥远,二者分别位于藏东南林芝市的墨脱县和察隅县,水平直线距离不到两百公里。

“人们都喜欢大树。”作为墨脱“树王”的见证者、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创始人吕植觉得热搜第一不令人意外,“其实树本来就应该长大,只是因为人为活动等因素,我们很难看到大树了”。

“树王”纪录的刷新也在意料之中。察隅、墨脱所在的藏东南气候温润、短距离海拔高差显著,造就了丰富的生境,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墨脱更几乎囊括了从南到北的所有植被类型,是浓缩了从热带到寒带的“天然植被博物馆”。正如墨脱的标签——“世界只有一个墨脱,墨脱拥有整个世界”。

有了“树王”的新标签后,墨脱当地政府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并不推荐游客去“树王”打卡。这里交通不便,即便对于科学家而言,原始森林里自然密码也饱含着未知,亟待探索。吕植强调,吸睛的“第一”应该转为保护的动力,关注大树所在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细长的“树王”

察隅“树王”的发现很偶然。2022年5月15日,中科院植物所郭柯团队发现了这片云南黄果冷杉林。“喜出望外,也感到很惊叹。”团队成员、中科院植物所副研究员刘长成回复南方周末记者。

墨脱“树王”则被挂念得更早。2013年10月,当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负责人李成在相机的长焦镜头中意外发现它时,就留下了这个念想:“藏东南可能有中国最高的树。”

李成在保护界的外号是“墨脱小王子”,自2002年开始,他每年都去墨脱科考。墨脱太让他着迷,从小转动地球仪,这块雪山包围下的深绿,是他的眼神绕不开的地方。

与墨脱“树王”的初见是一个清晨。早起后,住在墨脱县格林村的李成架起长焦镜头,习惯性地在村边随处走走,拍拍鸟或是风景。雾气腾起,长焦相机里的远景层次分明,镜头忽然框住了几棵大树,“特别震撼”。工程师背景的李成对尺寸敏感,他感觉这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