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一场流动的视觉盛宴

一百多年前,浮世绘从日本流向欧洲,后来又从欧洲流回日本;一个多世纪之后,我们有幸在浮世绘的故乡以一种流动影像的形式去靠近它、欣赏它。如此想来,浮世绘不仅描绘的是十里灯火中的浮生一梦,其本身不就是历史长河中一场流动的视觉盛宴吗?

这是我第一次去角川武藏野博物馆,为了看一场从巴黎漂洋过海而来的浮世绘展。从东京站上车,中途换乘JR武藏野线,约一个小时就能抵达东所泽站。出站后,步行十分钟左右,便能看到一块不规则的“巨石”破土而出。这就是被日本知名建筑师隈研吾称为自己“石建筑巅峰之作”的角川武藏野博物馆。

整座博物馆的外墙由约两万枚黑底白色波点的花岗岩石片组成一个61面体。这些花岗岩产自中国山东,总重达1200吨。每一枚石片都经由工匠手工打磨,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波光粼粼的流动感。日本人自古就有巨石崇拜的文化情结,神道教更是将巨石等自然物体当作神明寄宿人间时的“神体”,位于和歌山县熊野古道上的神仓神社所供奉的神体便是一块名为琴引岩的巨石。而角川武藏野博物馆旁边刚好也有一座由隈研吾亲自操刀设计的神社。日本现行年号“令和”的提案者、日本文学研究家中西进将其命名为“武藏野坐令和神社”。虽然这座神社供奉的是掌管文艺诸事的“言灵大神”而非巨石,但这种神社加巨石建筑的组合形式,已足以体现出隈研吾本人对巨石信仰的一种理解与认可。

武藏野坐令和神社 (温桥/图)

经过神社,一路走向角川武藏野博物馆的正门入口。门旁站着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对来客进行非接触式测温。只有体温正常且佩戴了口罩的人(婴幼儿除外)才能进入馆内。虽然不少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设施都曾因疫情原因自主实行过临时闭馆,不过,自2022年以来,各种展览活动都有了复苏的迹象。尽管有些活动需要提前进行网上预约或限定入场人数,但不难看出生活已经逐渐在恢复。

穿过大门后,我身处这座博物馆的第二层。为了预防新冠病毒,服务台前基本上都会悬挂一道用来阻挡飞沫的塑料帘子,但这里的服务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