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套厂家失算,疫情之下为何卖不动?

从数据分析来看,在大流行之前,人们性行为的频率比大流行期间高了4.4倍。

大象品牌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市场避孕套的使用场景,接近一半是发生在家庭以外的地方。

“日本市场中,有些客户购买玩具类产品的次数和频率多到难以想象,因为他不结婚。”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16日《南方周末》)

2022年6月8日,曾经被业内看作“国产避孕套第一品牌”的桂林乳胶厂,以4.5亿元被稳健医疗100%收购。收购方更看重的是其手套产能。 (视觉中国/图)

2020年4月,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最大避孕套生产商马来西亚康乐公司因疫情停工,一度传出“全球各地避孕套短缺,令人恐惧”的说法。

“对于旗下避孕套产品倍力乐而言,这或许是天降大任。”桂林恒保健康防护有限公司(下称桂林恒保)总经理胡智强当时言之凿凿。

他认为,疫情影响下,消费者无事可做,马来西亚深受疫情影响而中国相对平稳,市场需求将会有所增加。桂林恒保已经提前规划布局,完全可以扛起友商停工造成的全球避孕套短缺压力。

但两年过去,结果却完全相反。

纽约邮报官网一篇报道显示,康乐公司在2022年1月披露数据,在新冠疫情期间,公司财务状况疲软,销售额在过去两年里下降了40%。

胡智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公司避孕套的增长是缓慢的,而医用手套基本上是连年翻番。”

这个结果也大大出乎外界的预料。国产品牌“大象”避孕套创始人兼CEO赵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两年多来,其他行业的老板都表示很羡慕我们,认为受疫情影响,人们居家,一定会带来避孕套产品用量的暴增。但其实并非如此。”

转型医用手套

桂林恒保位于广西桂林市。背靠全球最大的橡胶产地东南亚地区,桂林从1960年代就开始布局橡胶全产业链,曾经是中国橡胶产业最齐全的城市,其中就包括乳胶中的避孕套产品。

1966年,由原化工部投资兴建成立桂林紫竹乳胶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桂林乳胶厂)。2008年,广西桂林爱超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下称桂林爱超)成立,连同胡智强的桂林恒保在内,三家企业在桂林避孕套行业中较为出名。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这三家企业境遇各不相同——其中一家亏损,另一家被收购,还有一家通过手套业务,反哺避孕套业务。

陈华是桂林爱超的中层人士。疫情之初,他也曾判断避孕套市场将迎来销量增长。但从2021年7月开始,公司业绩情况开始出现较大变化。

“以前我们的生产线都开完,但现在十台单排机只能开三台,双排机只开了一台。2021年3月,我们每个月还有十五六万元的流水,现在只有五万元了。”陈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