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父亲投降:在异乡,体会照料老人之难

这些年来,我一直试图改变他,让他会用一些常用的电器,养成一些干净的习惯,学会一些城里人的理念,但都是白费心思。他照样雷打不动,唯一养成的生活习惯就是喝酒,一天两顿必不可少。

责任编辑:温翠玲

(新华社 刘道伟/图)

吃过午饭,父亲翘着腿靠在沙发上打盹儿,口水顺着胡子梢往下滴,细细的一根线,突然就断了,剩下的一截像橡皮筋一样缩了回去。过一会儿,又慢慢垂下来一根,一根比一根细,一根比一根短。

父亲属鼠,今年74岁。他个儿矮,又瘦,穿小号衣服。耳朵背。中过风,半边手脚用不上力。爱喝酒,一天两顿,每顿二两往上。

多年前,母亲过来云南大理帮带孩子后,他一个人在家,做了不少荒唐事。比如——

他说别人嘲笑他耳朵聋,他要毒死人家的猪;他在村里的小卖部赊账买烟酒,说等他儿子回来付钱;他说邻居有人欺负他,他已经准备好了一根狼牙棍;他用300斤麦子跟人交换一片山林地,说作为他将来的墓地,后来人家反悔,他说那麦子是麦种,不是还300斤,而是3000斤……直到他有一个冬天在火炉边喝了酒,炉火熄了,就这样睡了一夜,第二天我四叔看老大怎么这么晚还没开门,感觉不对,踹开门进来一看,他瘫倒在炉子边,半边身子不能动,哆嗦着说胡话。在湖北襄阳老家住了院,恢复到能基本自理后,我把他接到了云南。

从此,我不断体会到,把老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游淑华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