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慢就业”:他们看上去不紧不慢,是真的吗?

谈到更多的00后毕业生,几名受访的高校辅导员反应很相似,“我们着急得不行,学生看上去并不在乎。”

“不用着急找工作,大不了养你一年。”在蒋洁看来,已经21岁的女儿,“心智还不成熟”,可以多读几年书再工作。

一家做职业规划的公司在学校招聘会现场设置的求职诊所专区“总是人满为患”,毕业生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职业迷茫”。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23日《南方周末》)

2022年5月29日,南京某高校举办促就业交流活动暨2022届毕业生“百日冲刺”专场招聘会。 (视觉中国/图)

接连两次考研失败后,江西农业大学水产养殖学专业2021届毕业生詹佳悦,决定前往山东一个县城养猪。

准确地说,她的岗位叫“养殖场管培生”,一天工作8小时,包吃住,转正后月工资七千元。

2021年毕业前,詹佳悦曾试图通过考研来逃避就业。为此,她一直没上交就业协议,被学院约谈三次,院领导说,“毕业数据也是很重要的”,希望她“支持学院工作”。听詹佳悦说还要考研“二战”,老师问,“你的父母年纪比较大,为什么不为他们考虑呢?”

2022年将有1076万毕业生走入社会,或继续升学,这也是00后大规模大学毕业的第一年。一些数据和观察显示,新冠疫情后出现的毕业生慢就业现象愈加显著,原因还包括新一代年轻人强调自我实现的就业观。智联招聘根据2022年3-4月的调研数据发布的就业报告显示,15.9%的2022届高校毕业生选择“慢就业(暂无具体打算)”。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曾提出,“慢就业”特点是“慢”,即青年毕业后并未立即走入职场,而是“放缓、延迟”了就业,体现为较常规而言耗时更长的初职获得时间。

在南方周末记者接触到的受访者中,对毕业生就业最着急的莫过于高校负责就业的老师们。然而,“不着急找工作、慢慢规划人生”的泛00后,真的像看上去那样不紧不慢吗?同样看上去不着急的父母,内心又是否真的不焦虑?

相较于985、211高校毕业生,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面对着一个更残酷也更普遍的就业市场。“待在家里久了,跟社会又没有接触,会变得很敏感。”2022年2月底,在家待了8个月后,詹佳悦决定,要找个工作。

“整顿职场”

“不加班、不团建、顶撞老板。”00后大举步入职场前,社交网络已经给这个群体贴了很多标签。

曾有媒体报道,广东一家企业成立了“新一代部门”,专门用来管理00后。起因是公司管理层发现,“00后和目前管理制度的大框架有不太契合的地方”。

但初入职场时,生于1999年的泛00后詹佳悦,并没有察觉到管理上的冲突。她计划过下班后的安排,“出了猪场,和朋友逛街、看电影”。

猪场有四百多头猪,包括她在内,一共四名员工。第一次跳进栏里喂药,身高一米六的詹佳悦被十几头两百斤重的猪团团围困,瘦弱的她被拱向墙角。新来的猪必须打疫苗。小拇指长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