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二舅”视频的创作者,还“没有治好精神内耗”

唐浩始终不知道该在出人头地与过好自己的生活中选择哪一个。直到了解二舅的往事,他才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评价人生终点”的标准:“就是饱满嘛。”

唐浩不想通过二舅升华苦难,也不想教育大众。互联网喧闹,但二舅所在的那座不知其名的村庄依然平静。

责任编辑:谭畅

网友们在弹幕中向“二舅”致敬。 (视频截图/图)

“坏”了一条腿的二舅,本不会在临近午夜时,被互联网上16万余人同时注视着。

16万人中,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来自某个遥远而不知名的山村,是一个人的“二舅”。人们还会知道,二舅人生的66年里曾有“天才少年”的期许,后来被村医打针打坏了一条腿,没有进学;他做了木匠,也修电器,守着88岁的母亲与老屋安静度日,拥有苦难而饱满的人生。

在互联网上注视他的人当时还不知道,后来,叫他“二舅”的外甥没有留在村里,读了大学,在北京做过老师,又玩起了自媒体。工作多年后,一次回村,他用手机摄像头记录二舅的生活,将二舅人生的66年融入了11分钟的视频里。2022年7月25日,他将视频命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发布在B站上。

视频一天红遍互联网,在B站上被观看2200余万次。有人奉其“视频版《活着》”,也有人开始思索“谁制造了二舅的苦难”。

而视频创作者“衣戈猜想”心情复杂。“衣戈猜想”真名叫唐浩,在7月26日的一场媒体群访中,他说,一个自觉只会有十几万播放的视频却刷爆全网,他有些认可自己了;可他讨厌升华苦难,也不想教育大众,他更担心那个隐秘的山村与不爱侃侃而谈的二舅被发现,被打搅。

唐浩想,一两天后,二舅与隐秘的山村又会在网络世界归于沉寂,而他会回去做其它视频。不过,某些痕迹将会永远地留下。简短、粗略地浏览了二舅的一生,一些观众又回到了视频开头,留下弹幕。

“敬二舅”,他们这样写道。

把“二舅”投射到自己身上

唐浩的一个心愿了了。

七八年前,他就想讲讲自己的二舅。他佩服二舅,佩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解树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