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平安担保小微企业传播项目

中国的改革开放,源于一群勇敢的小人物与小企业。曾经,他们从小城与乡镇间起步,汇入时代发展的浪潮,获得巨大的成就。今天,中国的小微企业依然坚韧,但却要面对更加复杂的转型、升级、出海等挑战。

在今天的专栏文章中,我们发现在正规的融资渠道中,小微往往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差与硬门槛拒之门外。金融服务如何下沉,真正惠及小微企业乃至个人,需要一个支点。

做生意五年,已经没有亲戚愿意再借钱给王明超了。

几年前的夏天——用他自嘲的话说——他颇为“精准”地踩进了创业的坑,在杭州周边包下一小片山谷,一手一脚建起一座带有20顶豪华帐篷的露营酒店。结果酒店还没正式营业,疫情先来了。“先期投入的70万元,一下子就‘死在里面’了。”王明超说,这笔钱里,有20万元是他自己的积蓄,剩下50万元,“都是和亲戚朋友借的。”

对于大多数初创的“中国式”小微企业来说,这种往往发生在饭桌与客厅,以“七大姑八大姨”为对象的融资方式,再熟悉不过。“当时根本没想过去找银行贷款。”王明超说,“像我这种从来没做过生意,拍脑袋来创业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贷款,也没觉得别人会贷给你。”

当现代社会的金融服务难以触达时,人们很自然地选择了古老的血亲与族群。

经济学家戴融(JanetTaiLanda)曾研究过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旧时在南洋做橡胶生意的华人,会把人从近亲、远亲、同族直到非华人,依次分成七等,商业待遇逐级降低,买卖时的条款不一样,借贷时的利息也不一样。

戴融认为,这与当时华人在当地政治、社会力量不足的境况有关,在寻常手段不足以解决问题时,不得已用上非常手段——直到有一天,现代社会的金融体系,补上这个缺口。

6月27日在2024年联合国中小微企业日主题活动上披露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小微企业占中国企业总数的98.5%,贡献了全国60%的GDP和四分之三的就业岗位,其中包括妇女、青年和其他弱势群体。

他们既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创新活力的重要源泉,也是市场生态链中最弱的环节。他们在正规的融资渠道中,往往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差与硬门槛拒之门外。

金融如何下沉,真正惠及这些小微企业乃至个人,它需要一个支点

小微困在“人情”里

五年过去了,王明超的项目一直在转型,从酒店到营地,到亲子研学中心,“甚至还当过一段时间婚纱拍摄基地”。

起初,亲戚们对他的创业梦想与融资请求,大多采取支持与鼓励的态度。“长辈们都是工薪阶层,但也能一次性借给我五万十万的,而且大多不收利息,我还的时候,也会很‘识趣’地按照银行利率贴上利息,大家心照不宣。”王明超说,“但随着疫情发展,我的项目不仅不赚钱,甚至还要支付维护成本,渐渐地,不仅还不上亲戚朋友们的钱,反而还得再觍着脸去借。”

他明显感觉到大家脸上表情的变化,“最难的那两年,连年夜饭都吃得很尴尬”。

王明超不是不想去其他渠道贷款,他的几张信用卡每个月都在滚动透支,然而额度有限;他也试过网上的金融平台,结果发现不仅利率高,还容易产生各种问题;他也在朋友的介绍下去过银行,“结果对方发现我的公司从来没贷过款,所有的资产也不过是一片偏僻林地的租约,外加一堆不值钱的帐篷,就直接拒绝了”。

转头,王明超只能继续“觍着脸”向熟人“开口”。“我自己已经觉得和要饭差不多了,借到钱的概率也越来越低,有几位关系很近的亲戚,甚至和商量好了一样,给我开出了很高的利息……”他意识到,自己的“血亲信用”,已经透支完了。“本质上,人情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信用,金融体系里的信用我拿不到,就只能不断去透支人情的信用。”

像他一样困在“人情”里的小微企业,并不在少数。

事实上,这些企业因为“三高”与“三无”导致的融资困局,并不是秘密。

所谓“三无”指的是不少小微企业“无报表、无信评、无抵押”的情况,进而则会在融资中带来“高成本”“高风险”和“高价格”。

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当数“首贷难”。“这是一个矛盾。”王明超说,“一个从来没贷过款的公司,往往没有信用记录,而没有信用记录,又成为贷不到款的原因。”

此时,王明超最希望的是,有一家可靠的担保机构,能够为那些和他一样的小微企业主“托一把”,完成“0到1的那一步”——“如果它能帮我一起申请首贷,并走完整个贷款周期,我就可以积累经验,也可以凭借贷款,获得更好的征信和更高的额度。”

小微企业远离正规金融市场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信息差”。

“关键问题在于你不懂。”王明超说,对于初入生意场的人来说,复杂的金融知识有点“过于晦涩”了。“我连缴税这件事都折腾了好久才明白,更别说银行里不同的贷款项目,不同的金融政策,一堆术语,准备资料的过程也折磨人,要跑好几个地方,最后连你自己都产生了畏难情绪,就放弃了。”

在我国,大量的小微企业主文化程度并不高,其中很大一部分又生活在县城与乡村,对金融信息的了解十分有限。对于他们而言,“金融”两字,往往显得有些过于“高大上”,叫人有些望而却步。王明超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拿着本本的新手驾驶员”,迫切需要一个“陪驾”。“如果有金融机构的线下服务团队,能走到我身边,提供咨询服务,讲解贷款流程和政策,帮我一起制定方案,那就帮了我大忙了。”

而在“信息差”的另一头,金融机构同样面临着困局。如何真正了解一家小微企业,让它模糊的面貌清晰地呈现在信用体系面前,是一道难题,如何让有效的金融信息和服务,快速高效地触达天南海北的小微企业,左右着金融的覆盖

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银行机构通过全国一体化融资信用服务平台网络累计发放贷款23.4万亿元,其中信用贷款5.3万亿元。但与此同时,受银企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制约,中小微企业贷款可得性不高、信用贷款占比偏低等问题仍然存在。

提升中小微企业融资便利水平,打破信息壁垒尤为重要。

这不仅是小微企业的福祉,也是繁荣经济、守护民生的“必答题”。

“最后一公里”的信息差

每年5月到9月,是渤海的伏季休渔期。

此时此刻,李伟平正在自己簇新的钢壳渔船上,仔细检查着各种设备。

停泊在天津滨海新区一座小小的渔港里,这艘渔船明显比其他几十条船“大了一号”,桅杆上的大量新式电子设备,也赚足了眼球。

2023年初,李伟平刚买下它时,在渔港里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这艘渔船去年1月才下水,不仅船大,还全是高科技。”李伟平介绍说,北斗卫星接收器能随时定位和发送位置,天气雷达等装置,则能帮助他随时掌握周边海域的气象,“我还装了3D探鱼器,海里有没有鱼、有多大量全都一清二楚。”

“有了这艘新渔船,出海一次少说也得捞个一千多斤,收入比去年翻两番!”他颇有些得意地说。

渔港里的同行,都觉得李伟平“变了一个魔术”,就把家里老旧的渔船,“鸟枪换炮”了。

事实上,这件事,李伟平已经计划了很久。

“过去我们用的渔船没有卫星导航,也没有探测设备。在哪儿下网,有没有鱼全是凭经验和运气。”他回忆道,“再加上船小也没气象预警,出远海怕遇到大风大浪,只能在近海作业。捕捞收成一直提不上去。”但是,现代化智能渔船的造价昂贵,而李伟平从事渔业,经营风险较高,也缺乏合适的抵押物,在几次贷款尝试里,都碰了壁。

“然后,平安担保的人来了。”李伟平回忆说,“他们主动找到我,还给了我一堆方案,而且竟然是通过手机就把款子贷下来了。”

李伟平展示了手机里的App。他向AI客服提供申请信息后,对方很快给了他4种融资方案,“你看,这个AI知道我现在有了新船,给我的贷款额度也更高了,随时可以用,点点手机就能走流程审核,当天款子就能下来。”

李伟平不知道的是,这套AI系统的背后,应用了一套“人+企”多维度风控体系。

作为陆金所控股旗下致力为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等客户提供融资担保、融资咨询的服务机构,平安担保善于聚焦小微经营场景的需求,并以科技创新赋能小微融资服务,提供一站式、顾问式、定制化的服务,陪伴小微企业成长,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与其他金融机构追求全线上化不同,为了触及更广泛的小微企业与大众,平安担保独创了“AI+O2O”服务模式:在线下,咨询顾问团队实地了解用户需求,面对面给小微企业提供有温度、可感知的咨询服务,而在线上提供全流程便捷融资服务流程。

为实现最大化的协同效果,平安担保以科技赋能队伍的线下服务,借助大数据、GIS、模型算法等技术,打通外部数据,打造了一系列赋能工具,如寻客宝,可为咨询顾问提供可视化展业地图指引;管理驾驶舱,可为咨询顾问提供全面的经营分析支持,为客户提供精准服务。

面对面给小微企业提供有温度、可感知的咨询服务。

AI应用在提升小微企业融资体验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AI视频贷款方案“行云”通过拟人AI客服“小惠”全程与客户“面对面”服务,可实现最少零文字输入、大幅降低等待时间。2023年,平安担保智能客服累计服务客户783万人次,解决率超84%。人工客服方面,平安担保将AIGC智能化服务模式应用于客服热线15个高频场景,准确率达84%,疑难咨诉场景落单件均时效优化26%。

更好触达用户的同时,技术的进步,也让整个贷款流程,变得“丝滑”起来。凭借“行云”智能贷款解决方案的全面应用,平安担保推出的微营贷,针对无抵押用户,审批完成后最快可以实现15分钟放款;“车e贷”最快1小时放款,“宅e贷”最快3小时放款。根据用户的使用场景和需求,平安担保不断打磨科技流程的颗粒度,让用户享受便捷、高效的融资服务。2023年,公司升级优化AI智能贷款解决方案“行云”,进一步将借款申请流程断点数量减少50%,申请报告平均耗时降低31%。

“AI+O2O”服务模式不断强化平安担保的数字金融服务,得以高效打通小微企业及大众获取信贷服务的“最后一公里”,用数字金融惠及万民,盘活实体经济。

金融服务的下沉支点

在平安担保的一位工作人员看来,那些李伟平眼中“不知怎么找到我”的业务代表,其实一直“潜伏”在他身边。

来自平安担保的数据显示,他们有超过万人的线下顾问团队,分布在全国各地。“有些偏远的村庄、县城,甚至要爬山和划船才能抵达,但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触达那些有贷款需求的小微客户,真正实现金融服务的下沉。”平安担保一位工作人员不无骄傲地说,这种主动的、个性化的金融服务,正是平安担保这样的企业,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的重要特征。

在甘肃临夏,今年37岁的马蒙曾是建筑公司职员。看到一条条自己参与的道路通车,他心里往往五味杂陈,希望能亲手建设自己的家乡。2023年,马蒙下决心辞职回乡,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拿出多年的积蓄加上贷款,组建了自己的公路工程施工团队,并凭借多年的施工管理经验,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断接到施工业务。“一方面高兴,大家认可了我和我的团队,另一方面又犯怵,请人和购买设备又得花一笔,钱从哪里来?”马蒙回忆说,自己试着联系上了平安担保。“没想到,平安担保甘肃分公司咨询顾问听说我们的情况之后,当天就到公司详谈。”

经过沟通,并根据实际情况,咨询顾问向马蒙专门介绍了“平安担保车e贷”。当天通过线上申请,次日马蒙便收到70万元贷款。如今,他团队不断扩大业务、购进设备、培训人员技能,其固定管理人员已有12人,各工种及施工流动人员80多人。

对于小微企业而言,发展壮大的机会,往往只在转瞬之间。“能遇上这样肯帮你,有能力帮你的人,是福分。”马蒙说。

而对于平安担保这样的企业而言,贴身贴心的服务,既是缘分,也是生存之道。

以高效便捷、温暖的服务,走到小微身边。

在广袤的城镇与乡村,平安担保正在为小微企业提供形式多样的综合服务。在线上,借助远程服务团队为借款人提供便捷、快速的全线上服务;在线下,通过地面服务团队向有较大额、中长期资金需求或数字技术应用能力薄弱的人群提供个性化、顾问式的“身边服务”,为客户介绍和推荐适合的融资产品和服务。“那些传统银行网点覆盖不到,或者无法审核通过的用户,我们的线下团队,带着我们的信息化技术,都可以进行一对一的服务。”

今年4月以来,广东进入汛期,降雨频繁,部分地区受洪涝等自然灾害影响严重,平安担保广东分公司闻“汛”而动、先“汛”而行,积极组织员工排查小微客户企业受汛影响情况,重点关注“三农”小微,为受汛期影响生产的“三农”及其他小微客户复建提供融资支持。

在今年春节前,河南多地出现持续暴雪天气,平安担保河南分公司开启“暖冬模式”,通过上门服务、延时服务、专项服务等办法,帮助急需资金周转的小微企业主解决了大量贷款难题。

在浙江台州,平安担保咨询顾问通过快速上门服务,为从事电机生产的客户,在一天内拿到80万元贷款,锁定了一批铜料,成功跑赢铜价,为企业节约原料成本数十万元。

这样的案例,每天都在不同的地域发生,在“AI+O2O模式”下,平安担保的线下咨询团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销售”,而是承担了“服务”职能,体现了金融服务的“温度”。

而所有工作的核心,最终都回归到了“人”——这是小微经济的特征,也是金融服务的本质。

一改传统金融行业“冷冰冰”的印象,一种“更有温度”的金融服务模式,正在渗透和改变传统的小微金融市场。2020年,平安担保推出全线上抵押贷款服务,通过让“数据跑腿”代替“客户跑腿”,有效解决了长期以来不动产抵押登记排队难、登记难、等待时间长等难点、堵点和痛点问题,大大节省了客户的时间和精力。

守护经济“毛细血管”、助力小微纾困解难,是平安担保一直以来的初心使命。

根据陆金所控股2023年ESG报告和2023年业绩报告,截至2023年12月31日,平安担保共为超过684万小微企业主提供了贷款服务,2023年新增贷款中,小微企业主贷款占90%。

小微企业每一次“省心”的贷款背后,都是金融机构以专业和善意,创造的价值。

而每一个心怀愿景的用户,都值得一杯更加温暖、更加现代的金融活水。他们是金融服务的支点,也是未来。

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的底色,小微们的故事依然扣人心弦,而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背后的资金支持与金融服务。2024年,南方周末携手平安担保,开启“小微大时代”专栏,让我们继续关注当下小微企业与小微企业主的光荣与梦想!

(文中人名为化名/文章图片由平安担保提供)

(专题)

网络编辑:kuangyx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