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谋事而来

新来的大学生很快被用人部门领走了,南方周末负责人老左却找不到该向他报到的徐列。

故人如故

不为谋官,所以平等待人。不为谋官,所以宽厚为怀。平等,是基于对人与生俱来的权利的坚定主张;宽厚,则是学识、修养、风度和胸襟的从容展现。对于一个只为谋事而非谋官的新闻人,这些特质,奠定了其日后做事的基础和空间。而这样的境界,定然是谋官者所不能理喻,也无法企及。尽管现实中他们的官阶可以远远高出谋事者

1989年,南方日报社新址落成。不久,报社迁离原本属于广东工学院的东风东路729号,搬进了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那时候,五羊新城正在大举开发房地产,周围八九层高的住宅小区,越发显得棱柱型放射状的报社大楼鹤立鸡群。事实上,这幢楼也称得上当时国内最气派的报业大厦了。

1989年,南方日报社照例迎来又一届大学毕业生。以当时三报一刊(南方日报、广东农民报、南方周末、广东画报)的规模,报社只要了区区十数名新员工。在机关报的大院里,他们的未来似乎一目了然——老实听话,安分做事,总能沿着论资排辈的阶梯匍匋而上。作为过来人,我们不都是这样循规蹈矩走过来的吗?

新来的大学生很快被用人部门领走了,南方周末负责人老左却找不到该向他报到的徐列。在纪律甚严的党报,不听招呼、无故旷工之类,都是新人的大忌,一旦被组织上知道,足以入另册。何况,这一年正值多事之秋。十多天以后,当徐列忐忑地出现在老左面前时,老左不动声色地让他先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