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级腐败已成隐患 千万级“小官巨贪”十年查处愈多

自2001年以来,10年里出现在媒体视野中涉案上千万的贪腐案例,科级(及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其中有13个案发在2008年之后,近三年来正在加剧。

自2001年以来,10年里出现在媒体视野中涉案上千万的贪腐案例,科级(及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其中有13个案发在2008年之后,近三年来正在加剧。

权力大小不与行政级别绝对成正比,官不大,但长期扎根基层,关系网错综复杂,甚至亦可权倾一方。

一些小额贪腐往往被从轻处理,或者视为“不正之风”,定性不同,一般不再细究,恐亦错过遏制巨贪苗头。

正科级的原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罗亚平,涉嫌金额达1.45亿。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 (CFP/图)

涉案千万元以上“小官巨贪”不完全榜单(2001-2011年) 数据来源及说明: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为不完全结果;职务为科级和科级以下,但由于行政级别复杂性,不排除个别官员实际职级已达副处级。 整理:苏永通 任咪娜 聂萌 (李伯根/制表)

官小,胆大,钱多

值得注意的动向是,官方比以往更重视“小官巨贪”现象,科级腐败成为重点打击目标。

中国最小的官员正在最近因为“拒腐”或“贪腐”而受到远超其官位的关注。

一个是高调“退贿”——一年9000元“好处费”,公开退贿的是江苏省盐城市经信委行业处副处长张翕飞,张的职级为副科级,是中国最小的“官”,此前他在网上贴出6笔“退贿”清单,引发舆论热议。

另外一个则是高调贪腐——9400万元,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股长李华波携巨款出逃,还故意来电复函对监督体制加以嘲讽。至于股长,在中国的官员体系中,最小的副科级“官员”都算不上。

没有卷款近亿元的财政局股长出逃后故意的公开嘲讽,中国最底层官员的贪腐能力可能仍被低估。虽然当下贪腐数额愈攀愈高,公众已不稀奇,但一个小小股长卷走近亿款项依然令人震惊。“最牛股长”并非个案。事实上,在各类贪腐大案中,“小人物”已然开始当“主角”,他们是最底层的科级官员,以及诸多连官员都算不上的人:股长、村官、部委里最底层的收发员、甚至清洁队小领导。

根据公开资料,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自2001年始,10年里出现在媒体视野中涉案上千万的贪腐案例,科级(及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6个涉案金额近亿元或上亿元。这显然不是全部,最高法一位负责职务犯罪的法官说,“很多案件没公开”。

多方调查和研究显示:近三年科级腐败正在加剧——

南方周末择取的17个大案,有13个查处时间集中于2008年之后;

2008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公布:三年来21件“小官员大腐败案”已超过该院所审理的一审职务犯罪案件的三分之一,涉案金额高达3.4亿元;

另一个事实是,这个中国级别最低的贪官群体,贪腐罪行完全不亚于任何级别的贪官。

被称作“中国法官第一贪”的吉林省高院执行庭原执行员李征达,就贪污了4500万元,主要来自法院执行款。而1949年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司法官员、原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一审时被认定的贪污受贿金额只是510万元,远远少于一个执行员。

值得注意的动向是,官方比以往更重视“小官巨贪”现象,科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