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跟我谈奢侈品,毕加索的画才是奢侈品

在瑞士街头随便抓一个市民,问他怎么看老海耶克和小海耶克的区别,答案有几种:一、老海耶克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儿子看起来商业能力比较弱;二、小海耶克是艺术家,没有老海耶克那么独裁,更有创造力;三,不知道,他们家真的好有钱。“我的父亲对数字和分析有很强的直觉,而我可能更有创造力。”小海耶克总结,“千万别说我是商人,商人太世俗了,商人只关心利润与风险,我不是。我是企业家,企业家是艺术家。”

(原文首发于2013年5月30日《南方周末》)

在瑞士街头随便抓一个市民,问他怎么看老海耶克和小海耶克的区别,答案有几种:一、老海耶克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儿子看起来商业能力比较弱;二、小海耶克是艺术家,没有老海耶克那么独裁,更有创造力;三,不知道,他们家真的好有钱。

小海耶克首先是个电影人。和创造了斯沃琪帝国、喜欢听莫扎特的父亲老海耶克不同,他喜欢雪茄,最爱开直升机兜风,不喜欢别人称他为“商人”:“我是企业家,企业家是艺术家。” (小海耶克 供图/图)

尼克·海耶克人称小海耶克,他的父亲尼古拉斯·海耶克,是老海耶克,老海耶克有一个称号:瑞士钟表之父。

老海耶克有句名言:“如果要竞选总统,瑞士人都会选我,而不是现在这个。他们比相信总统还相信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海耶克家族的斯沃琪(Swatch)集团,就是瑞士表业。

1980年代,老海耶克领头,和几个投资人一起收购了欧米茄的SSAH公司和浪琴、雷达的ASUAG公司,并把它们合并为SMH集团,并用一块塑胶手表Swatch抗衡住了日本石英表的市场冲击,拯救了整个瑞士表业。

2010年 6月28日,老海耶克心脏衰竭,在办公室奋斗到最后一秒。两天之内,斯沃琪集团进行了权力交接。小海耶克继任斯沃琪集团CEO。

小海耶克头发花白,说一口带着德语味的英语,穿着米色polo衫,随意地敞着领子。

“我不喜欢法国人英国人那样,一本正经、领带衬衫。我们瑞士人,喜欢简单、直接。”

现在的斯沃琪集团,旗下品牌囊括了斯沃琪、欧米茄、宝玑、宝珀、雅克德罗、浪琴、天梭、雷达、CK、美度、汉米尔顿等。2013年5月11日,斯沃琪又收购了钻石品牌哈利·温斯顿。

2013年巴塞尔钟表展,一号厅一层的黄金位置中,最显著的位置给了欧米茄,斯沃琪整个战团占据了一号厅五分之三的面积。剩下的则是劳力士集团和独立制表品牌如百达翡丽、萧邦,及LVMH旗下的豪雅、宇舶、宝格丽、真力时。

年轻画家赞娜恩正在Swatch场馆里描绘上海的城市景观,她是上海和平饭店斯沃琪艺术中心入住的画家之一。 (小海耶克 供图/图)

雪茄·直升机·海盗旗

小海耶克爱抽雪茄。聊天时,他先点上一支雪茄,并不多抽,仅是捏在手指之间。

十年前,斯沃琪集团与中国最大钟表经销商亨得利集团合作,合约谈成签字时,小海耶克在会议厅里为亨得利集团董事主席张瑜平递上一支雪茄。

“雪茄是为了庆祝。”小海耶克在他巴塞尔的办公室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希望亨得利销售我们的浪琴和欧米茄,最初合作很困难,不过到最后,我们都成功了。”

张瑜平抽了几口,十分钟之后就喊着要去医院。抽雪茄要掌握抽的速度及吸入量,和香烟的抽法不同,不能一口接一口,或者直接抽到肺里,否则很容易血糖迅速降低而晕倒。“我们的合约不得不暂停了两天,等张瑜平出院后,才最后签好。”小海耶克说。

后来,每次与亨得利集团出现分歧,小海耶克都会对张瑜平说,“要不要再来一根雪茄?”

“他马上会说,哦,不不不,我这就签字,马上签。”小海耶克说到这里哈哈大笑。

除了抽雪茄,小海耶克还有一个爱好是独自驾驶直升机。从1986年开始,整整27年,这是他的“激情所在”。

“我不喜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