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滨兴的墙内墙外

方滨兴,1998年推出的中国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的首要设计者。6月27日,方滨兴告别北京邮电大学。围墙内学生们对他的爱戴与围墙外网民对他的冷嘲热讽形成鲜明的对比。墙内的方滨兴代表着过去十多年的互联网管理方式;而墙外方滨兴的质疑者则昭示着未来互联网发展必须正视和解开的结。

方滨兴一生的毁誉注定要和中国互联网安全系统联系在一起。 (冯飞/图)

方滨兴是一个宽容的管理者。他常开会的科研楼里有一个名为“404NotFound”的无线网络。方滨兴并不以为忤。尽管这串代码是他受到的部分网民攻击的象征。

把自己的相机“赔给”丢了相机的学生,借个人存款给贫困生,这些仍不能减少墙外对他参与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的攻击。

方滨兴的尴尬在于,举国体制下诞生的工程师与社交媒体时代的网友有难以弥合的隔阂。而且“50后”的信仰和情怀对“80后”“90后”而言太陌生了。墙内的方滨兴代表着过去十多年的互联网管理方式;而墙外方滨兴的质疑者则昭示着未来互联网发展必须正视和解开的结。

0。1。0。1。0。1。0。1……

逻辑电路的接通或者断开,逻辑运算中的“是”或者“非”——计算机的二进制语言成了53岁的中国计算机安全专家方滨兴半生的隐喻。

北京邮电大学的围墙以内,方滨兴是当之无愧的“1”。一校之长,有求必应的“方sir”、受人尊重。而自三年前始,北邮围墙外,方滨兴却是很多人眼中的“0”,对方滨兴非议之声越来越大。

这是方滨兴告别他耕作7年的北京邮电大学的日子。2013年6月27日,穿戴好学士服的2013届本科生,齐聚体育场,用掌声将他送到麦克风前。

方滨兴个子不高,宽阔的前额、挺拔的鼻梁搭起一张精力旺盛的面孔。他的关于爱国主义的演讲获得全场至少7次掌声。他宣布放弃连任,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以校长名义发表毕业典礼演讲。

“方校长,我们爱你!”学生们喊道。

“我也爱你们!”学生们看到校长眼眶湿润。

毕业典礼上感人一幕却在北邮的围墙外面引起新一轮的冷嘲热讽。网络上,设置了定时“问候”方滨兴的用户并没有关掉“闹钟”;当方滨兴用大刀阔斧的改革、体贴入微的邮件重塑北邮、赢得北邮围墙内声誉时,社交媒体的勃兴却使他在围墙外的“恶名”不断加码。

“没有壳的蜗牛”

“没有壳的蜗牛”是同事对方滨兴待人接物的评价。恰是他建立了中国的互联网安全之壳。

“没有壳的蜗牛。”北邮国际学院院长李欲晓这样形容他心目中的方滨兴。他不惮于在微博上同攻击方滨兴的网友辩论。

方滨兴查出自己患有肠癌,是在去年。在这以后,他减少了来校的次数,但依旧不难在北邮新科研大楼的2层会议室找到他的痕迹。

这栋缺乏风格、略显生硬的白色大楼在方滨兴的主持下去年完工建成。每隔一两个月,他总要召集大部分博士、硕士,在这儿围着两张乒乓球台拼成的大桌开学术研讨会,听取各位的研究进展。

与会者大多熟悉他单刀直入的风格,也知道他紧跟学术前沿,很少放过学生的纰漏;有人直言,“给方校长做报告压力很大”。

学术之外,方滨兴是一个宽容的管理者。在这栋科研楼里打开无线网络,有一个名为“404NotFound”的无线网络赫然在列。方滨兴并不介意学生们的这种调侃,尽管这串代码是他受到的部分网民攻击的象征。2011年,方滨兴去武汉演讲,曾有学生高举“404NotFound”的标语迎接他。

方滨兴参与中国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得从上世纪末谈起。1999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下称“哈工大”)任教多年的方滨兴调任中国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总工程师。那一年,全国上网计算机总数不足200万台,用户数约400万人,新浪、搜狐出现不久,阿里巴巴才刚创立。

多年后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方滨兴证实,自己是1998年推出的中国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的首要设计者。他在北邮官方网站的简历也显示,“首先提出了建设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基础设施的理念,并组织研制、实现了相应的系统。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