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湖北“催生”: 谁出钱?谁协调?谁受益?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南方周末实习生 朱思良 黄佶滢

2018-08-23 19:41:37 来源:健康

湖北仙桃已建设了不少布置温馨的母婴室。(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23日《南方周末》)

一场奖励生育的全国浪潮已扑面而来。在此轮改革中,湖北不仅多地先后试水,而且相比其他地方走得更远,在教育、住房等环节开始探索普惠新政。

在仙桃工作方案出台前,反复修改过十多稿,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涉及部门多,协调组织工作量大,出台后能否很好落实、顺利推行。

在花了一年多时间“说服”女儿后,大伟(化名)的二孩计划才得以顺利实施。

“她上学以后发现人家都有弟弟妹妹,就同意了。”2018年8月17日,这位湖北省仙桃市某镇的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打开手机,展示刚满月的小儿子照片。“昨天照顾他忙到3点多,反正我是有点儿后悔了。”大伟一脸幸福地开着玩笑。

“做这份工作当然要响应政策。”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自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以来,包括大伟在内的全国数百万计生干部,逐步从严控超生的管理者,变为鼓励生育的服务者。

一场奖励生育的全国浪潮已扑面而来。辽宁率先在省级层面提出探索框架,但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全国各地新政发现,在此轮改革中,湖北更值得关注。截至发稿,这一中部省份已有咸宁、仙桃、宜昌等多地先后试水。而当其他地方尚在提出延长产假时,咸宁已走得更远,在教育、住房等环节开始探索普惠新政。

“让生和不让生一样难。”尽管新政频出,但在全国出生人口数量和出生率的双下降趋势下,多名受访的计生干部慨叹。

(梁淑怡/图)

湖北模式

目前已有辽宁、陕西、天津3省市以及新疆石河子,山东聊城,湖北咸宁、仙桃、宜昌等多地出台“催生”政策,大致包括住院分娩基本生育免费、延长产假、增加产科和妇幼保健服务供给、加快幼儿园建设并减免教保费、雇主提供弹性工作制度等五大类。

湖北省三地政策尤为突出:有多地提供900-2500元不等的分娩补助,从2016年起便陆续发放,也有宜昌市提供幼儿园保教费补助,2017年起陆续在各县落地。据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各地财政已拨付、预计投入的经费均在千万元以上。

政策细化到如母婴室的建设。目前,咸宁已建设母婴室30家,新规划4家,而仙桃则已有46家。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每间使用面积在10平方米左右的独立母婴室,造价在5000至2万元不等,布置温馨,设备齐全。

仙桃市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科科长王东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早在2016年8月,湖北省卫计委便在咸宁市咸安区、武汉市新洲区、荆门市钟祥市以及宜昌市远安县四地启动生育免费服务试点,并在2017年6月、10月,陆续在宜昌、仙桃等地铺开。

而更为系统的“全面两孩配套政策”也已在湖北启动。2018年6月,咸宁成为全省唯一市级试点单位,最新消息是,2018年7月24日该市出台《关于加快实施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首先对现有政策措施进行了整合。”咸宁卫计委基层指导办公室工作人员张楚(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卫计部门主导的国家免费妇幼健康服务项目如婚检、孕前医学检查等、人社部门将生育费用和计生基本技术服务费用纳入报销范围等。

“同时我们又进行了很多创新。”张楚介绍,创新内容包括为全市35岁以上政策内二孩及以上怀孕妇女开展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政策内生育二个及以上孩子的家庭,凡在咸宁市内首次购买普通商品住房或购买家庭第二套改善性住房,给予一定的购房补贴,并放宽住房公积金购房贷款和提取政策等等。

关于具体的购房补贴金额,张楚并未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但他表示实施标准细则预计将于2018年9月1日正式公布。

此前,媒体大多聚焦辽宁。这一老龄化问题严峻的省份曾在《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提出,要完善生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但并未有细则。

如果咸宁市的具体补贴金额正式出台,或将在全国开二孩家庭购房享受补贴的政策先河。

不过,对于住房补贴政策,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指出,因为很难界定二孩生育行为是否发生在购房前,很可能有损社会公平。

谁来出钱

2016年10月,仙桃开始试水各项配套措施。

“一方面,这是省里力推的工作,要落实上级的政策;另一方面,得为服务对象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王东平说,在《仙桃市实施基本生育免费服务工作方案(试行)》出台前,反复修改过十多稿,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涉及部门多,协调组织工作量大,出台后能否很好落实、顺利推行。

在方案中,对符合政策的一孩或多孩,给予500元住院分娩补助,二孩则是1200元,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里解决。

另外,向全体育龄妇女提供的免费孕前和孕期服务、叶酸补服、儿童保健服务等,则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重大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中统筹安排。

“如果不享受相关政策,怀孕期间全部基本的体检费用在2000元左右。顺产的二孩在医保报销、补贴后,基本不用花钱了。”三伏潭镇卫生院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不过,在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看来,奖励生育需要照顾到所有孩次,不能只奖励第二胎,否则会在不同孩次的孩子之间形成不公平。

截至2018年7月底,仙桃市已经为3991位二孩孕妇提供了住院分娩补贴,进行了9740例孕前优生健康检查,12147例补服叶酸。

在当地一名计生系统官员看来,仙桃的补贴方式充分考虑了便民实际。“住院分娩补助资金统一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出,产妇出院时就可补贴到位。”而在其他一些地方,产妇需要先缴纳费用,再另行申领补助。

补贴太少?

补贴力度太小,这是反馈回计生系统的声音。

“想想也知道,这些问题来自医疗、住房、工作压力、教育成本等方方面面。”多位采访对象均表达了类似观点。

在仙桃市胡场镇卫生院工作的一名护士长今年35岁,2017年刚成“二胎妈妈”。她坦言生二胎之前也很纠结,“谁来帮忙带孩子?会不会耽误工作?而且老大刚上初中,不需要我太费心了,再带个小的真的很累。”

几乎每天,她都能从乡镇妇女主任的QQ群里、医院同事和亲戚朋友的讨论里接触到“生二孩”的政策宣传和信息。基层计生干部们都知道,像这名护士长这样有稳定工作、只有一个孩子的80后妇女,是释放生育潜力的重点动员对象。

最后,婆婆和刚生了二孩的姑姐都说会帮忙带孩子,她就决定跟风也生一个。“周围人的影响真的很重要,正好儿子也想要个弟弟妹妹做伴。”这名护士长说。

采访时,大家算了一笔账,即便只给婴幼儿喝平价奶粉,购买很普通的纸尿裤和衣服,每个月的开支也在2000-3000元。2017年仙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963元,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44377元。“养一个孩子基本要用掉夫妻双方一个人的工资。”现场得出这一结论。

女性的职场困境也迫在眉睫。尽管湖北省早有企业出台鼓励二孩政策,如宜昌人福药业规定,生育二孩的女职工可休假至子女满两周岁;宜昌兴发集团规定,可休假至子女满一周岁,同时奖励家庭8000元,当时引来媒体铺天盖地报道。

但除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岗位外,生二孩的企业职场女性仍承担风险,“有些私企虽然不会直接辞退员工,但产后回归职场,很可能就被安排到其他岗位去了。”

部门协调难

在一些受访的政府官员看来,试点工作要推进,仍需披荆斩棘。

“全面二孩政策,相关配套政策涉及多个部门,落实难度很大。比如0-3岁婴幼儿的托儿问题,住房补贴等配套政策,更要涉及方方面面。”一名计生系统官员说。

多位采访对象均表示,鼓励二孩配套政策虽然是由卫计部门牵头,但政策内容涉及多个部门的职责和职能,卫计部门无法协调时,就必须依靠党委政府的督促与推动。

为此,咸宁市成立了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工作领导小组,仙桃市也有类似的协调机构,由市政府领导及各相关单位负责人组成,以推动部门间统筹。

而对试点城市来说,期待省级层面文件出台,就像在等一颗定心丸。而关于未来中央是否将进一步开放生育政策,国家层面提出的完善生育配套政策如何落实,各省市也在不同程度地试探并观望,等待靴子落地。

在响应生育政策变化的速度方面,湖北省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16年1月13日,全面两孩生育政策施行后仅12天,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即通过了《关于修改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标志着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在湖北省正式落地。关于二孩政策和配套政策试点工作的成果,湖北省卫计委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

但就近两年的情况来看,根据湖北省卫计委公开的数据,2016年全省共出生人口76.39万人,其中二孩出生33.79万人;2017年出生人口74.26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0.5%,与国家水平基本持平。出生人口数量和出生率的双下降趋势,也与全国趋势一致。

在穆光宗看来,湖北多地出台的措施还是探索性的,所能覆盖的人口比较有限,所以对推动二孩生育的作用可能有限。

“总体而言要注重深入观察并核算实际的惠及程度,尤其是对生育水平的提升效果。一方面要发现问题,及时改进,另一方面是需要总结经验,积极推广。”黄匡时说。

“系统工程”

育龄妇女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怎么鼓励她们生孩子,不仅为难着像王东平一样的计生工作者,也让各级政府和人口学专家操碎了心。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和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分别为1786万人和1723万人,在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达到883万人的同时,总数仍减少了63万,一孩出生数量下降比较多。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解释说,这主要和育龄妇女人数减少与生育意愿降低等因素有关。“把一个孩子从0岁养到18岁,至少要投入几十万、上百万,现在政策就补贴两三千元钱,能刺激人们的生育欲望吗?”

在他看来,鼓励生育的政策配套应该涉及社会政策、经济政策、法律法规等多方面,税收、医保、养老、妇女劳动保障等社会公共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学前教育、隔代抚养等现实问题需要着力解决。

而从时间维度上看,鼓励生育配套政策应该是一个长周期的政策,而不应该只着眼于短期。原新认为,中国可以借鉴西方的家庭发展支持政策,对家庭育儿的政策支持不仅包括怀孕和分娩阶段,还应该包含孩子出生后的幼儿教育、义务教育、高等教育、就业、婚育、养老等整个生命周期。

在黄匡时看来,生育配套政策是“综合性工程”,需要各个部门联合发力。“有些部门在积极准备,有些部门可能还没有纳入议事日程。所以当前需要各个部门共建家庭友好型社会政策。省级层面也是。”

原新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鼓励生育的配套政策不可能一蹴而就,辽宁、浙江乃至湖北率先起步,出台措施,难能可贵。“有一个好的开端了,这样我们才能再一步一步地继续往前走。”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何海宁

相关新闻

一些地方要鼓励生育了,来看看新一代二...
“生二胎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金钱和时间。”独生子女政策三十年,单独二孩两年。如今,全面二孩...
中国人为什么不爱生孩子了
“二胎政策”出台至今,在大城市遇冷。讲究多子多福的中国人突然不爱生孩子了,这归因于生育成本...
辽宁的老龄化挑战 “难度很大”“任务...
如果按照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超过10%即为老龄化社会的国际标准,早在1995年,辽...
应对低生育率这一全球问题
中国如果要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应该重振对家庭与儿童友好的文化与价值观。
如何对付“恐二”症与“同胞竞争障碍”
她们内心渴望生二孩,但是唯恐二宝的到来。
评论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