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里的和尚天团

(本文首发于2021年9月23日《南方周末》)

张锐。 (作者供图/图)

和尚若长得俊秀,还会作诗,对于女人而言,是危险的,是诱惑。在汪曾祺小说《受戒》的风俗画卷里,每到放焰口的时候,俊俏和尚成了众多女子热切眼神捕捉的对象。法事办完后,总有几个跟和尚跑了。有的和尚手里还有钱,寺庙里地多,收租子。也有放贷的,不怕你赖账,如果不还,咳嗽一下,阿弥陀佛,菩萨会不高兴的。

《唐才子传》里的灵一和尚,念佛也写诗,闭门谢客,在山谷里结茅庐而居,苦读书,后来学业精进,四方来求教的人踏破门槛。他的诗气质淳和,格律清畅,与他酬赠的人甚多。他是方外之人,却依然以诗句和婆娑世界保持联系,苦心孤诣不倦,刻意经营声调,驰誉丛林,佳句纵横,不废禅定。

其实很多不得志的人,纷纷跑到寺庙里求一日之安定,尤其在乱世。自从齐梁以来,如支遁、道遒等人,都是佼佼者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