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议反垄断:如何对平台经济进行强监管?

“反垄断的初心是让市场充分竞争,绝对不是替代市场。”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王先林:过去一年间,不同的文件和会议中均有“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提法,并与“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提法交替或者同时出现,“两者只是强调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整体政策内涵差别并不大”。

责任编辑:钱昊平

继2021年之后,“反垄断”再一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2022年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全国人大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两次提及“反垄断”。

在总结过去一年工作时,李克强指出“加强和创新监管,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维护公平竞争”;提及新一年的工作,李克强提到要“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上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当年的重点工作中则提到,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坚决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

在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上海交通大学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先林看来,过去一年间,不同的文件和会议中均有“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提法,并与“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提法交替或者同时出现,“两者只是强调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整体政策内涵差别并不大”。

王先林解释,反垄断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现代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共同选择。“因此反垄断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也将贯穿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整个发展过程。”

2021年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人民视觉/图)

“要出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均提到反垄断话题,其中一部分人关注的话题涉及反垄断的“顶层设计”。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在提案中建议,要对平台经济领域开展反垄断合规管理,从国家层面建立相关工作指引和标准体系。

在皮剑龙看来,平台经济拥有大量数据资产,累积巨量用户,极易形成垄断结果,诸如强制“二选一”“大数据杀熟”“自我优待”“扼杀式并购”等损害公共竞争的行为频发,引发全社会广泛关注。平台经济领域往往会因存在垄断问题而受到行政、司法的制裁。

皮剑龙表示,平台经济创新和繁荣,更需要有效的竞争机制和公平的竞争秩序。“目前多个中央部门公布了一系列关于平台经济发展的文件和规范,但是国家层面的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合规工作指引迟迟没有颁布。”皮剑龙建议,为了让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合规管理更加有章可依,应加快制定国家层面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合规工作指引。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联通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张云勇的建议和“算法垄断”有关。在张云勇看来,平台通过各种手段收取用户数据,之后算法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梁淑怡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