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堵反催收黑产“攻防战”

最近逃废债中介们换了个更顺口的名字——“反催收联盟”,以法务咨询为名义代理客户与机构进行债务交涉和维权,核心仍是向债务人传授减免息差、延期还款“技巧”,教唆、煽动债务人主动逃避债务,并借以牟利。

监管的原意是为符合条件者提供贷款优惠政策,而在反催收机构眼里,成了另一种默许“欠银行的钱可以少还甚至不还”。

深圳、福建、浙江等多地监管机构在提及“非法代理投诉”风险时,都不约而同谈到了闹访行为,即“唆使消费者无视合同约定,捏造事实,向金融监管、信访等部门投诉,阻止消费者与金融机构、监管部门开展有效沟通,并以缠访闹访等手段施压达到目的”。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16日《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谢艳霞 助理编辑 温翠玲

2022年以来,反催收黑产像野火一样猛烈。金融机构陷入艰难的反催收攻防战。 (人民视觉/图)

2022年以来,反催收黑产像野火一样猛烈。金融机构陷入反催收攻防战。

5月26日,在新疆伊宁市公安经侦中队和平安普惠组织下,一场金融逃废债“退赃大会”顺利召开。平安普惠是隶属于平安集团旗下的小微贷款企业。事起2021年3月,平安普惠接到客户电话,称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减免退费”广告,便交钱委托广告背后的杨某代为办理平安普惠借款的“减免退费”业务。

客户发现自己被骗后,公司随即协助客户向伊宁市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经警方审讯,这是一伙以“债务减免”“退保退费”为名实施诈骗的逃废债组织,通过自制虚假的结清证明,向多家金融机构、超过60客户行骗60多万。“最终追缴赃款16万余元。”一名平安普惠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差点被客户逃废债的金融机构,却帮客户追回债务。金融机构陷入反催收战争。

5月20日,成立于重庆的马上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马上消费”)刚刚击退一伙恶意投诉者。该平台客户刘某某因2022年初产生逾期征信,找到重庆某咨询公司员工冷某及何某某,伪造了本人所在企业证明材料、印章,并对平台进行恶意投诉,要挟必须删除逾期的征信记录。

公司核实相关材料为假。最终,两名中介人员何某某、冷某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七日及五日的处罚。马上金融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是公司2022年在“打击非法代理维权专项工作”中落地的第五起案例。目前公司累计协助12省公安机关受、立此类案件32起,其中10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4人被治安拘留。

最近逃废债中介们换了个更顺口的名字——“反催收联盟”,以法务咨询为名义代理客户与机构进行债务交涉和维权,核心仍是向债务人传授减免息差、延期还款“技巧”,教唆、煽动债务人主动逃避债务,并借以牟利。

多家大型机构向南方周末记者称,2022年以来,反催收黑产更加凶猛,金融机构深受其害。如今“联盟”成员数量不仅大幅增加,作假手段也让金融机构更加防不胜防。譬如在新冠疫情期间,不少平台通过伪造新冠病历、收入证明文件和私刻公章等,违法为客户办理债务延期,“不仅参与者数量大幅增加,作假手段也越发高明。”一名银行资深人士观察。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下半年截至发稿前,先后已有深圳、海南、湖南、陕西、福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奎因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