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型基金亏损榜:广发基金居首,摩根和南方紧随丨公募基金损益榜①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设计了一套超额收益净量级估值体系。净量级指标值较大,说明该基金管理人所管理的基金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的表现普遍较好。反之,则普遍较差。

符合本次统计条件的普通股票型基金共511只(包含80只量化股票型),涵盖87家公募基金管理人。本次统计范围涵盖了所有完整经历了2021年至2023年的普通股票型基金。榜单全面体现基金管理人在此期间的主动管理股票型基金能力。

在选择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管理人时,基民需通过该基金管理人管理的所有股票型基金产品的表现综合考量基金管理人的风控能力、收益能力、择时能力和择股能力。其中,风控能力和收益能力分别体现在回撤的控制及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而择时和择股能力则可通过超额收益的净量级、基金资产净值变化量和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综合考量。

责任编辑:丰雨

国内股票型基金两项指标再度刷新纪录:截至2024年2月底,股票型基金数量已达2300多只,规模已高达3万亿元。但2021-2023年三年维度,股票型基金平均亏损幅度近12%。仅2023年,股票型基金就亏损3245亿元,占当年公募基金整体亏损额近75%。

客观上讲,这三年是资本市场剧烈震荡的三年。从2020年12月31日起至2023年12月29日,上证指数从3419.73点跌至2974.93点,跌幅达12.87%。其间,上证指数最低下探至2863.65点,而最高攀升至3731.69点,最大回撤高达-23.26%。  

在如此震荡市场中,基民如何避开让自已钱包缩水的股票型基金及其基金管理人,基金管理人在市场下跌时控制回撤的能力尤为重要。通俗而言,基金管理人一般指基金管理公司或资产管理公司。

为全面深度剖析基金管理人在2021年至2023年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产品情况,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设计了一套超额收益净量级估值体系。

根据该体系,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制作了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股票型基金收益榜及亏损榜、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量化股票型基金收益及亏损榜、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债券型基金收益榜及亏损榜、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QDII型基金收益榜及亏损榜。其中,每个榜单均分为绝对收益(或亏损)子榜和相对收益(或亏损)子榜两个子榜单,即共16个子榜单。

绝对收益(或亏损)主要基于统计周期内的基金资产净值增长量(或减少量)计算所得,而相对收益(或亏损)则基于统计周期内的基金资产净值增长率(或减少率)计算所得。

七个维度,五个时间段

为精准计量基金管理人主动管理股票型基金的能力,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构建的股票型和量化股票型超额收益净量级估值体系均剔除了与β策略(β策略指的是被动投资,即高度依赖市场波动的策略)高度相关的被动指数型基金和增强指数型基金。与此同时,为全面考量基金管理人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的管理情况,本估值体系剔除了基金成立日在2021年1月1日以后和基金到期日在2024年1月1日以前的所有基金产品。

根据Wind数据统计,符合本次统计条件的普通股票型基金共511只(包含80只量化股票型),涵盖87个公募基金管理人。本次统计范围涵盖了所有完整经历了2021年至2023年的普通股票型基金,即统计覆盖率达100%,全面体现基金管理人在此期间的主动管理股票型基金的能力。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从基金资产净值变化量、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实现超额收益的初始基金产品数量、实现超额收益的初始基金产品占比、未实现超额收益的初始基金产品数量和未实现超额收益的初始基金产品占比等七个维度进行计算。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还将2021年全年、2022年全年、2023年全年、2021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连续两年和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连续3年等五个时间段设置了如下图所示的绝对收益榜、相对收益榜、绝对亏损榜和相对亏损榜的计算方式。

在上图中,实现超额收益的基金是指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复权单位净值是指考虑分红再投资后调整计算的单位净值,即单位净值乘以复权因子。之所以用复权单位净值,是因为考虑到高股息股票型基金的策略正是分红再投资。)大于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的基金。反之,则是未实现超额收益的基金。

此外,净量级是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为计量基金管理人管理的超额收益基金的量级设置的指标。若该指标值为正,则说明实现超额收益基金的量级大于未实现超额收益基金的量级。通俗而言,若该指标值较大,则说明该基金管理人所管理的基金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的表现普遍较好。反之,则普遍较差。

需要注意的是,在本次统计周期内,存在同一只基金含多个份额类别的情况(如A/B类、A/C/H类份额)。这些不同类别的分级基金仅在费率或收益分配上有所差异。因此,在统计基金数量时,默认只取其中一类基金作为初始基金进行统计。(下文描述的基金数量均为初始基金数量)。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仅选取各榜单前15名作为分析对象。

收益榜前三甲:风控能力最关键

哪些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能力更强?旗下股票型基金收益最佳?

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股票型基金收益榜显示,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开源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交银施罗德基金”)位居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收益子榜和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相对收益子榜前三。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对前海开源基金管理符合本次统计口径的9只普通股票型基金分析后发现,其管理的基金有66.6%的基金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大于业绩比较基准。其中,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行业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为“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在2021年的基金资产净值变化量达253.32亿元。而除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以外,该基金管理人旗下的基金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每年的基金资产净值增长量均不超过5亿元。

为深度分析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比对了该基金在2020年至2023年期间的所有定期公告。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发现,自该基金在2020年年度报告中强调“坚定看好以能源革命为核心的投资机会”后,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该基金的十大重仓股均与新能源行业高度关联。Wind数据显示,受益于2021年5月开始的欧洲第一轮能源危机,该基金2021年全年收益率达119.42%,为同类排名第一。同期,新能源指数从2800.8点涨至4334.32点,全年涨幅达54.75%。

然而,在随后的2022年一季度,在新能源指数大幅回撤的背景下,该基金亦经历了连续的大幅下跌。但鉴于其基金经理优异的风控能力,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仍保住了上涨期间的部分收益。在2021年至2023年里,其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40.15%。该值大于13.4%的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

有别于前海开源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符合本次统计口径的普通股票型基金数量仅为两只,且两只基金在统计周期内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均为负数。Wind数据显示,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交银施罗德消费新驱动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交银消费新驱动股票”)和交银施罗德医药创新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0.08%和-27.54%,略高于同期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对应的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分别为-31.26%和-33.56%)。

交银施罗德基金为何能进入两个收益子榜前三?因为基民在2021年对其管理的两只股票型基金的疯狂追捧导致其基金资产净值不降反增。以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为例,Wind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期间,受益于疫情带来的行业比较优势和流动性宽松,该基金曾实现连续六个月87.2%的涨幅。随后,该基金的合计份额即从2020年12月31日的7.33亿份涨至2021年12月31日的11.52亿份,年内涨幅达57.16%。

无论是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还是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大幅上涨后均大幅下跌。在高位“追涨”的基民无疑被“套牢”了。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统计周期内,收益榜的基金管理人控制回撤能力较好。上述两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均高于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即使基民被“套牢”,“解套”也许并非遥遥无期。

“广发基金”居绝对亏损榜之首

与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收益子榜和相对收益子榜前两家收益榜的基金管理人控制回撤能力较好相反,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股票型基金亏损榜的基金管理人在统计周期内的控制回撤能力则普遍较差。

与上述两只基金分别对应比较,在统计周期内,同样聚焦于新能源行业和医疗医药行业的广发高端制造股票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广发高端制造股票A”)和广发医疗保健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广发医疗保健股票A”)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42.23%和-46.36%,均低于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正因如此,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发基金”)位居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亏损子榜榜首。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比对发现,此基金的巨亏或与其基金经理的选股策略有关。以广发医疗保健股票A和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为例,上述两只基金在2022年全年最大回撤分别为-37.63%和-28.36%。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通过对比上述两只基金披露的2022年年报发现,它们在2022年的前十大重仓股均包含了药明康德、爱尔眼科、康龙化成、泰格医药和九洲药业。然而,在十大重仓股中,除上述五只股票外,广发医疗保健股票A的其余五只股票在2022年期间均呈现下跌的状态,且第五重仓股凯莱英和第七重仓股智飞生物在该年度的区间跌幅均超过20%。同期,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的其余五大重仓股中则仅有两只股票下跌,且区间跌幅均不超过5%。因此,三年之中,在医疗医药行业跌幅最大的2022年,交银医药创新股票A的亏损幅度较小或可归功于其选股的策略。

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亏损子榜的第二和第三名,恰好是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相对亏损子榜的第一和第二名。它们分别是摩根基金管理(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摩根基金”)和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方基金”)。

从超额收益净量级的绝对值上看,这两个基金管理人均大于30。在统计周期内,两个基金管理人分别管理着11只和10只符合本次计量统计口径的普通股票型基金。令人诧异的是,这两个基金管理人分别有10只和8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低于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即80%以上的基金都没有实现超额收益。

管理基金的数量是否会影响基金管理人的管理水平?

实则不然。以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收益子榜榜首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景顺长城基金”)为例,该基金管理人的超额收益产品净量级为36。据统计,该基金管理人在统计周期内有12只普通股票型基金符合筛选条件。而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其管理的11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大于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且7只基金实现了基金资产净值的正向增长。与此同时,景顺长城中小创精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景顺长城中小创精选股票A”)和景顺长城沪港深精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景顺长城沪港深精选股票”)在上述周期内则分别实现了11.96%和28.93%的高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

量化基金绝对收益榜:三公司包揽前三

在庞大的普通股票型基金队伍中,量化基金是一个量少但热度较高的类别。在此次评测中,仅有80只量化股票型基金符合条件。它们在自己小阵营里,业绩排名如何?测评结果显示,无论是量化股票型基金收益榜还是亏损榜,绝对收益(亏损)子榜和相对收益(亏损)子榜的前五名基金管理人名称和名次均相同。

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基金”)和银华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华基金”)三家包揽两个子榜单前三。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根据比对三家公司旗下所有量化股票型基金产品发布的定期公告发现,每家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量化股票型基金的策略都较为一致。即每个团队都有较为稳定的量化投资策略。其中,景顺长城基金和长城基金都是基于三种量化模型构建的投资策略。但是两家公司采用的三种模型各不相同,分别为“超额收益模型、风险模型和成本模型”和“多因子模型、事件驱动模型和风险模型”。而银华基金旗下的三只基金则是采用了基于主动量化策略对相应投资主题界定内的股票进行筛选并进行权重优化的投资策略。

而基金管理人量化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收益两个子榜显示,九泰、华商和申万三家公司则是量化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亏损子榜和相对亏损子榜两个榜单的前三名。

基金管理人量化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相对收益榜更显示,国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金基金”)、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基金”)和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实基金”)在2021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的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均大于500%。其中,国金基金的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更是高达287737.10%。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分析后发现,这些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极大的原因是:在基金市场上,可持续实现超额收益的量化股票型基金产品较为稀缺,且“追涨”这一习惯早已扎根基民的内心。

以国金基金管理的国金量化多因子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国金量化多因子A”)为例,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该基金每年都有超过10%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与此同时,该基金的份额持有人户数呈爆发式增长。Wind数据显示,该基金的合计基金份额从2020年12月31日的0.02亿份上涨至2023年12月31日的48.75亿份。

从上述统计周期的表现来看,基民“追涨”优质量化股票型基金的模式看似可行。然而,事实并非如此。Wind数据显示,自2024年1月1日起至2024年3月28日,该基金累计下跌14.2%。其间,该基金曾一度下跌32.77%,创下自该基金成立以来的最大回撤。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国金量化多因子A,招商基金管理的招商量化精选股票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招商量化精选股票A”)则展现出了较强的韧性。除了在统计周期内持续实现超额收益外,该基金在经历了2024年2月期间高达21.43%的跌幅后仍能迅速回补。从2024年1月1日起至2024年3月28日,该基金实现1.44%的正收益。

反观2021年-2023年基金管理人之量化股票型基金亏损榜前三名,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发现,这些基金管理人管理的量化股票型基金普遍呈现在统计周期的某一年内实现超额收益,但其余两年均是超额亏损的情况。以九泰久信量化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官方简称“九泰久信量化”)为例,2021年全年,该基金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17%。该值大于14%的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然而,在2022年和2023年,该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则分别为-25.15%和-12.37%。上述二值均低于各年的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

切勿盲目“追涨”和“追大”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认为,量化基金的收益与该基金投资策略中锁定的量化因子高度关联。以基于多因子量化模型作为投资策略的基金为例,一旦某个因子失效,基金净值大幅波动无法避免。在因子失效后,如果该基金经理不能根据市场变化而灵活调整量化策略,那么该基金在后续市场中将给基民带来不可预估的损失。因此,对于基民而言,盲目“追涨”量化基金不可行。投资量化基金有一定的门槛,基民一方面需要时刻关注基金定期公告,另一方面还需关注该基金净值的变化,并与同类基金净值的变化和市场的变化作比较,从而作出加仓或赎回的决策。

此外,从上述对普通股票型基金管理人的分析中可知,管理股票型基金产品的数量或基金管理人的规模不应成为基民选择基金管理人的标准。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2023年第四季度数据基金管理机构非货币公募基金月均规模排名可发现,在基金管理人股票型基金资产净值绝对亏损子榜的前五名中,有四个基金管理人的非货币理财公募基金月均规模排在前十五名。因此,盲目“追大”亦是基民在选择基金管理人时不可行的操作之一。

综上分析,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建议,在选择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管理人时,基民需通过该基金管理人管理的所有股票型基金产品的表现综合考量基金管理人的风控能力、收益能力、择时能力和择股能力。其中,风控能力和收益能力分别体现在回撤的控制及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而择时和择股能力则可通过超额收益的净量级、基金资产净值变化量和基金资产净值变化率综合考量。

本专题下一篇文章将重点展示和分析债券类基金和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基金的基金管理人榜单。

校对:星歌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